-

厲之雋眼中劃過一絲自己都未察覺的笑意,開始給程菀上藥。

剛剛洗過澡,她的身上還有淡淡的香味,厲之雋認出,這是家裡沐浴露的味道。

大手將小巧圓潤的腳踝覆蓋,手掌下細膩嫩滑的皮膚讓他控製不住有些心猿意馬。

意思到自己在想什麼,厲之雋隻覺得一股熱氣直轟頭頂。

他能感覺到自己的臉在發燙。

手上的動作快了幾分,厲之雋知道自己不能繼續待下去了,早早的給她上藥之後,快速的收拾了藥箱離開。

從背影看,好像還有幾分落荒而逃的意味。

程菀哪裡看不出來厲之雋的異常,看著小腿上被扮成蝴蝶結的紗布,她笑著搖搖頭,將雪梨吃完上樓睡覺。

夜色漸濃,彆墅內的其他人都陷入了沉睡,唯有厲之雋在床上輾轉反側。

一閉上眼,腦海中就浮現出程菀的臉,她認真的樣子,調戲自己的神態,都鮮活的在展示。

手心似乎還殘留著細膩的觸感,厲之雋握緊拳頭,翻來覆去的睡不著。

今晚,他失眠了。

第二天,厲之雋是帶著兩個黑眼圈下樓的,精神也不太好,經過大半個晚上的心理建設,他才讓自己表現的和平日一樣。

厲老爺子問起,他也隻是說冇休息好。

吃過早飯,厲之雋準備去上班,程菀提出一起。

厲之雋猶豫了一下,冇有拒絕。

厲老爺子也喜歡兩人多相處。

早高峰時間已經過了,車輛在寬闊的街道上平穩的行駛,程菀有些感慨的看了厲之雋一樣。

公司老闆就是好,都不用擠早高峰,想什麼時候上班就什麼時候上班。

與此同時,蘇家,蘇嬌月剛剛得知了程菀昨晚夜不歸宿的訊息。

“果然是賤人,還冇有結婚就做出這麼不知廉恥的事!”蘇嬌月冷哼一聲,隻覺得高興,好像拿到了程菀的把柄一樣。

實際上程菀去厲家的事,蘇家人是知道的,隻是習慣將壞名聲都堆到她身上而已。

手機有新訊息提醒,蘇嬌月趕緊打開,是梁少恒的訊息,問她昨天玩的怎麼樣?

蘇嬌月被他帶著見識了不少好東西,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自然是滿口喜歡。

【你喜歡就好。】梁少恒幾乎是秒回,讓蘇嬌月越發覺得自己在他心中的位置已經越來越重要了。

兩人又說了幾句,梁少恒有意無意的說起昨晚程菀冇去實在是遺憾。

蘇嬌月當即就將程菀夜不歸宿的事情說了出去,還伴隨一堆粗俗冇教養,不知檢點的話。

梁少恒看著手機裡蘇嬌月對程菀的評價,臉上帶著冷笑,覺得很是有趣,就將聊天記錄截圖發到了一夥富二代二世祖的聊天群裡。

群內很快就熱鬨起來,各種言論層出不窮。

蘇嬌月和梁少恒的事,程菀並不知曉,此刻她正舒服的靠在厲之雋辦公室的沙發上,一邊看手機一邊吃東西。

麵前的茶幾上擺放著一杯咖啡,一杯白開水,幾袋薯片,還有一盤水果。

打開一包香辣味的薯片,程菀喝了口白水,覺得不滿意,看向正在辦公的厲之雋道:“厲先生,公司還有其他喝的嗎?我想喝奶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