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獅行的據點離孤狼的總部有兩個多小時的車程,阿洛格親自送程菀過來,給她裝備了目前最先進的通訊設備。

“程姐姐,獅行的首領威特斯心思深沉詭計多端,你一定要多加小心。”

阿洛格將耳麥遞給她,囑咐道:“根據我們的調查,初步猜測銀魚可能被放置在這幾個地方,分彆是獅行的實驗室,首領的書房,還有寶庫。

根據獅行對銀魚的重視程度,放在首領書房的可能性會大一點,不過威特斯的心思一向多疑,會隨身攜帶也說不一定。”

程菀擦武器的手一頓,挑了挑眉:“獅行的首領叫威特斯?有照片嗎”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自己當初在黑市拍賣會上看到的人,隻怕就是獅行的首領了。

“有。”

阿洛格將照片調出來,微微皺眉問:“程姐姐跟他有過接觸?”

看著照片上的側臉,程菀眼神暗了暗,果然是他。

難怪第一次見麵就感覺到了他身上令人窒息的壓迫感。

“之前打過照麵。”

程菀輕輕呼了口氣,看來這一次的行動,自己要更加小心了。

“我們會用無人機幫忙探查,但是進到主樓之後,就要靠程姐姐自己了。”

阿洛格拿出一個小盒子,裡麵是一個蒼蠅大小的監控設備,程菀看了一眼它的顯示螢幕,清晰又流暢,不愧是灰三角的產物。

清風吹來烏雲遮擋月光,車輛在距離獅行據點五公裡外的地方停下,再往前就要進入獅行的監控範圍了,剩下的路必須由程菀自己走過去。

“一切小心,等你凱旋。”

阿洛格跟她碰了碰拳,眼中帶著對程菀的信任。

“嗯。”

程菀勾了勾嘴角,下車之後迅速離開,身影完全融入黑夜。

從這裡到獅行的據點一共要透過五道崗哨,前兩處看守的人比較放鬆,程菀很容易就過去了。

隻是到第三道的時候,需要找一處特彆的地方。

因為這裡的崗哨配備了熱感裝備,隻要儀器範圍內出現活物,對方很快就會發現。

程菀的身影在大街小巷中穿梭,跳上高台後,耳機裡傳來寒蟬的聲音。

“S小姐,十一點方向的小巷子裡有一堵高牆,可以從那裡過去。”

程菀迅速朝著他說的方向走,在一個寬度不到五十厘米的巷子裡看到了寒蟬說的高牆。

牆體大概三米高,下方堆積著一些破爛的鋼管和鐵皮。

為了避免有人從這裡跨越,高牆的頂部還裝了一些碎玻璃,在月華的照耀下泛著冷光。

她站在巷子裡活動了一下手腳,往後退了兩步迅速向前衝刺,長腿在一邊的牆上一蹬,身體借力向上,矯捷的像是黑貓一樣,輕盈的落在佈滿玻璃的牆上。

她隻用一隻足尖點著玻璃空隙的位置,雙手微微張開保持平衡,目光向下尋找落腳點。

出乎意料的,牆下竟然是一道兩米多寬的水溝。

看來獅行也知道這裡是突破第三道崗哨的重點,做了不少防備。

然而這點小障礙可難不倒程菀,她從腰間抽出一個車鑰匙一樣的東西,瞄準對麵樓上的廣告牌,發射!

一條細線從手中發射出去,精確的纏在了支撐廣告牌的鋼管上。

她腳下輕輕一點,隨著手上細繩的搖晃,整個人就是飄逸的蝴蝶一樣飛了出去。

程菀的身影落在水溝旁的石道上,細繩也被收了回來,從頭到尾冇有發出任何響動。

她把東西彆回腰間,心下有些感慨,孤狼的裝備不愧是世界最精,看起來細小的鐵絲竟然能承受一個人的重量,回頭可以跟組織說說,將這些裝備引回國內用。

還有剩下兩公裡,程菀靠著牆平複呼吸,接下來要過的,獅行在外駐紮的營地崗哨。

這一道防線大概每個營地都會有五六十個人看守,每一處都配備著軍犬或者是彆的犬種,對動靜和氣味格外敏感。

程菀小心翼翼的往前,想要從邊緣穿過去。

哪曾想一拐彎就遇到了一個睡得迷迷瞪瞪出來上廁所獅行成員。

他一隻手捂著嘴打嗬欠,另一隻手放在腰帶上,看起來正要辦事。

程菀瞳孔瞬間擴大,眉頭一皺直接過去捂住他的嘴,原本想用匕首解決,但一想到軍犬對血腥味敏感,便放棄了這個想法。

男人被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一開始還冇反應過來,等意識到有人入侵之後就開始奮力的掙紮。

程菀眼神暗了暗,一個手肘擊打在他的後腦勺上,男人身體有一瞬間的僵硬,隨後直接軟塌塌的暈了過去。

這一套動作下來不到一分鐘的時間,程菀在他身上搜查了一番,將小型武器都收在自己身上,利用腰帶把人綁了個結實,把周圍的東西都轉移過來,男人就這樣被藏在了裡麵,黑夜中無人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