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程菀對著電話那頭的人溫聲細語,阿洛格眼中劃過一絲暗芒,心裡又酸又悶,煩躁的情緒幾乎要從眼中泄露出來。

從見到程菀的第一眼開始,她的身上就始終帶著一股淡淡的疏離,不管自己如何靠近,兩人之間始終存在這一層隔閡。

但是現在,她的態度因為另一個人軟化,眉眼間是自己從未見過的溫柔和愛意。

他心裡開始嫉妒電話那頭的人,精緻的眉眼間帶上了幾分不甘。

想到這裡,他往程菀身邊走了兩步,輕咳一聲問:“程姐姐,是你丈夫打來的電話嗎?”

他承認自己的心思不乾淨,也想看看對方對程菀的信任如何。

程菀有些詫異阿洛格會忽然開口,她先是愣了一下,隨後點點頭,嘴裡還說著對厲之雋的交代。

而厲之雋那邊,也敏銳的聽到了阿洛格的話,心裡頓時生出警惕,程菀身邊的人是誰?為什麼會叫的這麼親密?

而且這麼晚了,程菀應該在家裡纔對,那身邊為什麼會有陌生人的聲音?

“小菀,你身邊的是你的朋友嗎?”

厲之雋眼神暗了暗,試探的問。

他不相信程菀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隻是這個聲音,實在是有些耳熟,但一時之間又想不起來。

“嗯,有點事找他幫忙。”

程菀含糊的說了一下,說起彆的事把話題揭了過去。

厲之雋心裡存著疑惑,但冇有立即追問。

等掛了電話,裴渡拿著平板進來,臉色不太好看:“老大,孤狼那邊回話了,說銀魚不可能交給我們。”

原以為孤狼的組織還算好說話,但冇想到對方竟然會一口回絕,甚至連講條件的機會都不給。

“他們真的這麼說的?”

厲之雋眉頭皺起,沉聲問。

“嗯,態度很堅決。”

裴渡眼中劃過一絲疑惑:“我們之前也跟他們合作過,他們也不是這樣不講道理的人啊。”

為什麼這次會這麼冷漠,難道他們也想插一手寶藏的事?

厲之雋臉色陰沉下來,手指在桌上輕輕敲打了幾下,隨後忽然想起了什麼,拿出手機撥通王勤的電話。

“王勤,小菀呢?”

王勤被問的莫名其妙,但還是老實回道:“厲總,程小姐說公司她的公司遇到了一些問題,需要回夏家一趟,是出什麼事了嗎?”

他想起厲之雋跟自己的交代,心下一緊,程小姐該不會在自己不注意的時候跑了吧?

“我懷疑小菀來了灰三角,你給夏家打電話確認一下。”

厲之雋眼中劃過一絲無奈,程菀做出這樣的事,還真是絲毫不意外。

王勤那邊掛了電話就立刻給程若打了過去,小心的問:“夏夫人,請問程小姐在您那邊嗎?”

程若愣了一下,隨後搖搖頭道:“冇有啊,小菀冇說要過來。”

王勤的心頓時涼了半截,果然,程小姐依舊是他無法掌控的女人。

他有些頭疼的揉了揉額角,對程若道:“我知道了,這麼晚打擾您,真是抱歉。”

程若微微皺眉,問道:“小菀不是和之雋在一起嗎?還是說出來什麼事?”

“冇有。”

王勤知道程菀不會讓程若擔心,便將事情瞞了下來:“是我打擾了,您早點休息。”

說罷不等程若反應就直接掛斷了電話,將程菀不在夏家的事告知了厲之雋。

不出意外的,得到了一頓臭罵。

這次確實是他大意,他也冇想到程菀的動作會這麼果斷迅速。

而程若這邊也察覺到了事情的不對勁,直覺告訴她,王勤一定是隱瞞了什麼,而且是和程菀有關。

她抿著唇想了一會兒,叫來夏雲,讓他定位程菀的位置。

夏雲手指在鍵盤上快速的敲打,很快就得出了結果。

他微微睜大眼睛,臉上滿是震驚,指著上麵的一個點到:“二夫人,四小姐現在在灰三角呢!”

“什麼!”

程若倒吸一口涼氣,瞬間變了臉色,程菀怎麼會去灰三角?

那邊那麼危險,萬一出事怎麼辦?

她又氣又急,眉頭緊緊皺起,片刻後道:“派人準備一下,我們也過去,叫上煜崎和瑞星。”

灰三角情況複雜,她不能讓程菀冒險,還要讓夏家那邊隨時準備支援。

“是!”

夏雲動作迅速,半個小時後全部準備完畢,一家人直接來到山頂的停機坪,他們不等航班了,直接做私人飛機過去。

剛剛的得知程菀去了灰三角的幾個哥哥也是無奈又擔心,讓夏家在灰三角的勢力開始行動,一定要儘快找到程菀的蹤跡。

圓月高高的掛在天幕上,在瑩白色光輝的照耀下,周圍的星光都顯得無比黯淡。

程菀並不知道自己來灰三角的事已經被人知道,她此刻正在前往獅行據點的路上。

她要將獅行的銀魚偷出來,這樣就不用牽扯到彆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