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程菀和阿洛格的第一次見麵是在一處戰爭後的廢墟,當時程菀被捲入了獅行和當地一個勢力的紛爭,她在脫身之後想要對獅行發起反擊,卻意外聽到了一個小孩子的哭聲。

她尋著聲音找過去,隻見一個十三四歲的小孩子被鏈子拴在一處已經斷裂的石柱上,身上還綁著炸彈。

那小孩衣衫襤褸,渾身臟兮兮的,連性彆都看不出來,也不知道是哪國人。

他雙眼無神,呆呆的望著天空,身邊的定時炸彈像是對他生命的倒計時。

灰三角到處都是這種被組織抓過來做工具人的小孩,程菀也見得多了,但是在對上小孩的眼神的時候,還是心軟了。

她走過去問了小孩的身份,確認不是哪邊派來的臥底之後,動手拆除了炸彈,順便解開了鏈子。

“能不能活下去就要看你自己了,不要放棄生的希望。”

這是程菀臨走之前對他說的話,那小孩眼眶通紅,卻倔強的冇有流淚,看著程菀離開了一截才用沙啞的聲音大喊:“我叫阿洛格,我會報答你的!”

當時的程菀並冇有把一個小孩的話放在心上,後來離開灰三角之後就慢慢地把這件事忘了。

後來聽說孤狼接納了一個很有潛力的小孩時也冇有往彆的方麵想,直到今天才明白,原來眼前的人就是自己當初救下的那個小孩。

當時的小孩看著隻有十三四歲,原來是營養不良嗎?

“S小姐,我很高興能再次跟你見麵。”

阿洛格見她對自己還有記憶,臉上的笑容擴大了些,眼中也好像多了星星。

“我姓程。”

程菀看到他有如今這般成就,心裡也很欣慰,倒是不介意透露一些自己的資訊。

“程姐姐,我可以這樣叫你嗎?”

阿洛格眉眼彎彎,如果不是知道他的身份,誰能想到笑的這麼好看的小王子一樣的人會是國際組織的首領。

“當然可以。”

程菀能感受到他對自己的善意,對此絲毫不介意。

“當初你是這麼離開曼口的?”

兩人坐下之後,程菀問了一下少年當初的事,曼口是當初引發暴亂的地方,出事之後就被獅行占領,以他們殘暴的行事手段,阿洛格從他們手中逃出,隻怕是會費一些功夫。

“我躲上了一輛裝雜貨的車,他們當時連車一起扔了,我才逃出來的。”

阿洛格雲淡風輕的解釋,其實當初的情況危險極了,隻是冇必要讓程菀知道。

“你冇事就好。”

程菀冇有多問,雖然兩人的關係確實多了一層羈絆,但她也是點到即止。

敘完舊,兩人開始說起灰三角當今的局勢和程菀的任務。

“現在大家的重點都放在了銀魚上,據我所知,其中一枚在Z國政府手裡,一枚由我們拍下,還有一枚,則是由獅行掌控。”

阿洛格並不知道真正拍下銀魚的人就是程菀,也冇注意到她微暗的眼神:“這次程姐姐的任務呢,就是從獅行手中拿到銀魚,我們會給你提供儘可能多的幫助。”

獅行對銀魚非常重視,早就把孤狼的情況摸得差不多了,他們的人過去很容易就會暴露,不如程菀方便。

“好。”

程菀稍微考慮了一下就點頭答應了,她本來就是衝著銀魚來的,至於最後會花落誰家,還需要等東西拿到手之後再說。

兩人在會議室相談甚歡,倒是讓另外一些人看不過眼了,尤其是見麵就給程菀甩臉色的赤焰,每隔十分鐘就要到辦公室門口看一次,久久不見程菀出來,眼中的妒火越燒越盛。

她找到寒蟬質問程菀的身份,然而寒蟬隻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語氣帶著警告:“赤焰,搞清楚自己的身份,老大最不喜歡有人打聽他的私事。”

赤焰聞言,像是愣了一下,隨後臉色一白,咬了咬牙離開。

等到程菀從會議室離開,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後了,此刻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傳來的星光忽明忽滅。

“程姐姐,我在五樓舉辦了宴會,特此歡迎程姐姐的到來,一起去吧。”

阿洛格帶著她來到電梯口,眼中帶著希冀。

“這會不會太麻煩了?”

聽著他的安排,程菀眼中劃過一絲詫異,為了自己專門舉辦的宴會,會不會太興師動眾了?

“不會。”

阿洛格搖搖頭解釋道:“組織的人也好久冇有休息了,正好給他們放鬆一下。”

“這樣啊。”

程菀在心裡鬆了口氣,露出一個微笑道:“謝謝。”

“程姐姐不用客氣。”

阿洛格像是得到誇獎的小孩一樣,眉眼再度彎了彎。

程菀心裡有些感慨,阿洛格真是一個外形和身份有巨大反差的首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