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話的時候,她眼角餘光瞟向厲之雋。

隻要厲之雋覺得程菀臟了,他就不會娶程菀了!

“擔心我?”程菀打斷她的話,似笑非笑。

蘇嬌月點頭,“姐姐,我肯定擔心你呀。”

“那你昨晚怎麼不來幫忙?後來也不關心?”程菀笑,充滿了嘲諷,“我回蘇家的時候,大門都鎖了。”

蘇嬌月噎住,“我……”

這戲,無趣。

厲之雋朝王勤招了招手。

王勤會意,把資料放到了蘇勇城的麵前。

“蘇先生,昨天那個男人是貴府二小姐找來的,這是證據。還有伯品那邊的監控視頻。”

說話間,王勤拿出自己的手機,點開了視頻。

畫麵裡那個熟悉的人令得蘇勇城瞳孔驟縮,視頻放完,他拿起那疊資料,是一些聊天記錄和轉賬記錄。

看完,蘇勇城陰沉著臉不說話。

而蘇嬌月,早就嚇得不敢說話了。

“蘇先生,您說,這事該怎麼處理?”

厲之雋看向蘇勇城,神色冷淡。

蘇勇城額頭滲出一層冷汗,厲聲嗬斥道:“嬌月,還不快向你姐姐道歉!”

被這聲吼驚得一哆嗦,蘇嬌月顫聲道:“對,對不起。”

她心有不甘,她覺得程菀不配她的道歉。

可看著厲之雋冰冷的神色,她也隻能道歉。

“道個歉就算了?”程菀是冇想到厲之雋這趟來是給自己撐腰了,意外之餘,還有些動容。

不過,現在還是先報仇。

她笑著看蘇嬌月,說得漫不經心,“這樣害人,少說也要磕個頭吧?”

“程菀!你不要太過分了!”蘇嬌月哪裡受得了這侮辱,她紅著眼看蘇勇城,“爸,你看她!”

蘇勇城臉色也難看極了。

程菀讓蘇嬌月磕頭,打的不止蘇嬌月的臉,還有他的臉!

但程菀可不管他們心情好不好,她笑盈盈地看著蘇勇城,“都是您的孩子,您可不能偏心。蘇嬌月的目的要是達成了,您也落不著好不是?”

蘇勇城不說話,心裡卻是清楚,程菀說得不錯。

要是程菀失了清白不能再和厲之雋結婚,那之前的投資就是不作數的。

而蘇嬌月也不願意嫁給厲之雋。

他看向蘇嬌月,“鞠躬,給你姐姐道歉!”

“爸!”蘇嬌月不願。

蘇勇城這一次冇再慣著她。

最終蘇嬌月還是九十度鞠躬向程菀道了歉——她本也冇打算真讓蘇嬌月磕頭。

這件事到這裡就算是解決了。

蘇嬌月被逼鞠躬道歉,飯也不吃了,哭著跑回了自己的房間,付紅連忙追上去。

“嬌月,忍一忍。”付紅撫摸著蘇嬌月的腦袋,心疼極了,“你放心,程菀得意不了多久的。”

“嗯。”蘇嬌月的腦袋埋在付紅的懷裡,眼裡都是怨毒。

她這些日子所受的恥辱,日後,必將百倍千倍地還到程菀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