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這邊不方便,還是過兩天再來吧。”

原城京看了厲之雋一眼,勸道:“我剛回來,也有很多事需要處理,等過兩天空下來了,再接你們一起。”

“三叔放心,不會太久的。”

程菀像是看不到他的拒絕一樣,靠在柔軟的沙發上,神情帶著幾分慵懶:“我已經打聽過了,三嬸的治療很快就能結束,不會耽誤太久的。”

原城京聞言,眼神暗了暗:“你打聽過?”

“當然。”

程菀點點頭:“既然是尊重的長輩,自然是不能馬虎的,這邊的情況我們差不多都調查清楚了,隻是三嬸那邊,還是等著三叔一起去見。”

程菀的話讓原城京心裡的不安活躍起來,他看了一眼在一邊惶恐的李經理,眉頭緊緊皺起。

在自己出國的這段時間,厲之雋應該是對療養院做了什麼,而李經理卻直到今天才察覺。

“好。”

原城京臉色陰沉了幾分,咬著牙點頭答應,事到如今,他再說要走就真的說明是心虛了。

程菀看著他眼底透露出來的凶光,嘴角揚起一個迷人的弧度,總有一天,他這副偽君子的麵具一定會被揭下來。

厲之雋今天沉默的時候居多,一般人隻會覺得是他的性格問題,但隻有程菀知道,他的內心還是悲痛的。

原城京是他從小到大最敬重的人,即使之前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在麵對真人的時候,還是難以釋懷。

會議室陷入了沉寂,尷尬的氣氛在屋內蔓延,李經理坐立不安的搓著手,感覺後背都被冷汗浸濕。

原城京拿出手機,上麵依舊冇有手下的回覆,回想起程菀剛剛的淡然和自信,他心裡隱隱有了猜測。

這家療養院,隻怕是已經被厲之雋掌控了。

然而事實也確實是這樣,厲之雋在發現療養院的情況不對勁之後,就開始派人調查,同時讓自己的人也滲透進來。

等搞清楚裡麵的情況之後,他便把原城京留下的人都換了,就連跟李經理打電話的那個,也是他命令配合的。

時間慢慢過去,就在李經理焦灼的受不了的時候,厲之雋的手機響了。

“厲總,夫人的治療結束了。”

聽筒裡的話像是一個訊號,李經理和原城京立刻就警惕了起來。李經理動作太大,還差點將桌上的果盤打翻。

他感受到三人注視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心情更加緊張,臉上都冇有多少血色。

知道他在心虛,程菀和厲之雋也冇有多說什麼,隻是簡單的問候了一句就讓他在前麵帶路了。

離開休息室,李經理便領著他們往湖邊走去,程菀發現,原城京對這邊其實也不熟悉,一直跟著李經理走。

看來他對三嬸也不想外麵傳的那麼深情。

沿著藍湖走了半圈,李經理帶著他們往旁邊白色的小樓房走過去。

誠空是A市最好的療養院,這裡不僅自然環境好,給病人的佈置的生活氛圍也很不錯。

像原城京和孟雪怡這樣的大客戶,是單獨有一層空間的。

電梯在三樓停息,李經理把人送到地方就停下了。

“三爺,厲總,程小姐,夫人就在這一層,行政那邊還有點事,我就先告辭了。”

說完連電梯都不坐了,倉惶地從樓梯離開。

厲之雋和程菀對視一眼,冇看原城京越來越陰沉的臉,直接來到孟雪怡的病房。

房門半開,可以聞到空氣中飄著淡淡的檸檬香,大概是用來掩飾消毒水的味道。

厲之雋敲了兩下門板,隨後直接推門而入,病房內兩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他們身上,程菀也頭一次看見了原城京口中深愛的妻子。

蒼白的臉色遮不住她的美貌和貴氣,即使隻是一件普通的病號服,在她身上也透著端莊的味道。

她在聽到響動的時候,神色帶著警惕,但在看清來人是誰之後,先是茫然,隨後又帶上了幾分欣慰。

看樣子,她已經認出了厲之雋。

“三嬸。”

這也是厲之雋這些年來第一次來看孟雪怡,他一直以為三嬸過得很好。

“雋雋,你怎麼來了?”

孟雪怡看著身前高大帥氣的人,眼中帶著驚喜,她一開始還以為是家人,冇想到會是厲之雋。

“我來看看三嬸。”

厲之雋心中生出愧疚,聲音也比平時低沉了兩份。

他如果能早些過來,事情會不會還有所轉機?

“站著乾什麼,快坐。”

孟雪怡半靠在病床上,拉著他到一邊的椅子上坐。

隨後目光落到程菀身上,笑了笑道:“這位就是小菀吧,你也坐,雋雋怎麼還不知道照顧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