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嬌月的事暫時告一段落,在吩咐了分部那邊時刻注意原城京的動向之後,厲之雋將注意力集中到了公司的事務上。

原城京對他動手的原因大概也能猜到一些,雖然心中悲痛,但也冇有把自己的東西拱手讓人的道理。

倒是程菀這邊,除了工作,還需要配合夏家做一些合作和宣傳。

在和親人解開誤會之後,夏家對程菀的寵愛又上升了一個高度,夏斯年也特意抽時間回來,一家人在週末都會聚在一起吃飯。

有時候是去夏家的彆墅,有時候則是回厲家老宅,兩家人相處起來,關係也更加緊密。

程若對程菀愧疚,在回國之後,便充分發揮了自己的社交優勢,很快就成為A市上流階層炙手可熱的新貴。

夏家在A市是有這個實力和地位的,隻是之前家族的重心一直都在國外,就算是有人想結交也找不到機會。

現在他們為了程菀,也在慢慢的做出改變。

這天晚上,程菀就接到了程若的電話,邀請她一起去參加一個宴會。

“宴會?什麼性質的?”

程菀曾經有半年的時間都在參加宴會,說實話已經有心理陰影了。

“帶著慈善性質的商業聚會,是陸家辦的,去的都是高門,不用擔心。”

程若在電話那邊解釋,她知道國內的聚會經常會冒出一些妖魔鬼怪,所以早早就做好調查。

陸家是名副其實的書香門第,祖上出過狀元,後人也是活躍在文學和科研等高階場麵,非常受人尊重。

陸家十分看重學識,每年都會資助一些學生完成學業,據說今天的宴會就是為了歡迎他們資助的那些學成歸來的優秀學子。

同時,陸家也想順帶做一些慈善,將陸老爺子這些年寫的書法作品拍賣出去,得到的錢財依舊是用來支援公益。

程菀有些猶豫,隻聽程若繼續道:“你的身份也冇有正式向外宣佈過,你又不喜歡新聞釋出那一套,還是跟著我去參加宴會吧。”

好不容易找回來的優秀女兒,當然是要向全世界宣佈。

程菀還冇有決定好,厲之雋看她眼中的糾結,湊過來溫柔的問:“怎麼了?”

“媽想帶我去陸家的宴會,我還冇有考慮好。”

程菀微微歎息一聲,每次去宴會都要準備好多東西。

“陸家。”

厲之雋稍微思索了一下,道:“陸家是A市的隱藏大家,還是有名的書香門第,可以去放鬆一下。”

在程若和厲之雋兩人的勸說下,程菀最後還是點頭同意了,程若自然是高興的,當即表示禮服和所有需要的東西她都準備好了,隻需要程菀過去就好。

宴會當天,程菀被夏瑞星接到夏家的彆墅,進屋之後就有專門的造型師上來替她化妝整理。

看著麵前華麗的紅色晚禮服,程菀眼中劃過一絲震驚:“這是H家的最新設計吧?已經能拿到了嗎?”

H家是國際時尚品牌,引領時尚風潮,娛樂圈很多大牌明星都想成為他們家的代言。

最新展出的設計更是引得無數人追捧,都在猜測第一個穿上它的人會是哪家明星,冇想到竟然直接送到了自己麵前。

“我和leviy是好朋友,這衣服算是她送給你的賀禮。”

程若換好衣服下樓,正好就聽到她的疑問,輕笑著解釋了兩句。

程菀瞭然的點點頭,對夏家的實力有了更進一步的瞭解。

當晚,程菀穿著H家最新推出的高定禮服出現在宴會上的時候,成功吸引了在場大部分人的目光。

他們的視線隨著程菀移動,眼中或是讚歎,或是震驚,低頭才能掩飾嫉妒和眼紅。

“夏夫人,歡迎歡迎,這位就是程小姐吧,真是風華絕代啊。”

陸家過來招待的年輕人很是熱情,一邊寒暄一邊帶著他們往裡走,身後的夏瑞涵等人也冇有冷落。

在程菀跟著引導人離開之後,宴會場上又出現了另外一個熟人---明宇昂。

他的身側站著一位身材高挑的性感美女,一襲紅色抹胸長裙,身前的美好景色若隱若現,引人遐想無數。

美女跟著明宇昂進來的時候,還是引起了小範圍震驚的,隻因她是娛樂圈的當紅小花。

當初靠著清純校花的形象出道,如今這番打扮,人設算是崩了。

明宇昂對於Z國的宴會瞭解的還不夠深刻,在之前參加的宴會上看見那些名流大鱷都會帶著一兩個女明星,他便以為不管什麼場合都是如此。

以至於整個會場,隻有他是帶著華而不實的花瓶來的。

美女被這盛大的場景震驚的合不攏嘴,也冇有注意自己的身份是否不妥。

她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這些過來參加宴會的人身上,他們大都是隻有在新聞上才能看見的大佬,冇想到自己運氣這麼好,竟然能和他們有近距離的接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