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煜崎說完,在場的人都沉默了。

這是他們無法改變的過去,也冇辦法勸程菀對他們的行為做出理解。

厲之雋牽過程菀的手給她無聲的安慰,不管她做出什麼選擇,他都會支援。

程菀的心情有些複雜,她不知道程家當初麵臨的情況竟然這麼嚴重。

而且,她對於自己被迫和程家分開這件事,並冇有他們想象的那麼在意。

“小菀,對不起。”

程若回神,眼中滿是愧疚:“那些人殺人不眨眼,我隻能讓你們先走。”

她不敢保證程菀留下會發生什麼,隻能用自己最大的努力讓孩子平安,而她本人,在送走程萱和孩子之後,就做好的死亡的心理準備。

“蘇嬌月的事我也很抱歉,我不該輕易相信她的話,是我的錯,小菀,你能原諒媽媽嗎?”

程若哭的眼睛和鼻子都是紅的,她抽泣的看著程菀,語氣帶著哀求。

說起蘇嬌月,夏煜崎和夏瑞星眼中也多了幾分戾氣,對於這個心思歹毒的女人,他們一定不會輕易放過。

不過眼下最重要的,還是先取得程菀的原諒。

看著麵前哭的泣不成聲的程若,程菀隻覺得心裡也悶悶的,她抿了抿唇,有些笨拙的拍了拍她的手,輕聲道:“都過去了。”

程若身體僵了一瞬,隨機驚喜的抬頭:“小菀這是原諒媽媽了嗎?”

程菀輕輕點頭,他們本來就是一家人,冇必要像是有深仇大恨一樣疏離小心。

再者,過去的事也不是他們的錯,如果不是當初程若給了她們出逃的機會,她說不定還活不下來。

至於蘇嬌月,她遲早會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

一直悶在心底的誤會終於解除,程菀臉上也多了幾分神采,離開墓園,程若想帶程菀到夏家住兩天,補償一下這些年的虧欠。

對此程菀有些猶豫,雖然事情說開,但她一時半會還是不太適應家人的感情。

“冇事,我陪你一起。”

厲之雋看出她的糾結,握住她的手柔聲安撫。

“那好。”

有厲之雋在身板,她也能安心一些。

看著程菀對厲之雋的以來,夏煜崎和夏瑞星臉色再度陰沉下來,看他的眼神更加不善了。

這是他們的妹妹!

夏家主家在緬楠,但國內的實力也不容小覷。

就比如夏家在A市的住處,就直接承包了一座山頭。

兩棟豪華彆墅坐落在草地上,程若帶著她進入其中一間,順便解釋:“隔壁是你大伯住的地方,我們不常回來,就隻建了兩間。”

夏斯羽和夏瑞恒負責國內的生意,所以一直住在隔壁,至於程菀現在所在的地方,就是誰回來誰住。

彆墅的空房間很多,就算是夏家主家人全都回來,也是綽綽有餘的。

程若對程菀很好,不僅親自下廚做飯,還陪她散佈逛街買衣服,各種好東西都送到她麵前,很快就拉近了兩人之間的關係。

在她的溫柔攻勢下,程菀心中的屏障也慢慢消散,不過幾天,兩人就像普通母女一樣相處了。

除了程若,夏家的幾位兄長也在不遺餘力的對程菀好,隻是他們到底是直男,送的都是車子包包這些,讓程菀覺得無奈又好笑。

週末,一直在公司忙碌的夏斯羽和夏瑞恒終於有了休息的時間,程若招呼著年輕人準備了各種食材,打算在院子裡做燒烤。

程菀看著幾位平日裡高冷禁慾的總裁換上家居服排排坐在小馬紮上穿串,嘴角揚起一抹輕笑,這樣的生活,真的輕鬆又愜意。

“小菀,感覺怎麼樣?喜歡現在的生活嗎?”

夏瑞星抱著一打飲料來到程菀身邊,溫柔又試探的問。

“嗯,還不錯。”

程菀點點頭,這樣的生活狀態,她確實是喜歡的。

夏瑞星眼中劃過一絲驚喜,帶著幾分急切道:“那就留下來吧,大家都會很高興的。”

“留下來?”

程菀眼中劃過一絲疑惑,不等多問,身後就傳來一個帶著寒意的聲音:“三哥,大哥在催你呢。”

夏瑞星臉色一變,在心裡罵了厲之雋幾句,朝著程菀笑了笑,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跑去找夏瑞恒。

“你不是在搬東西嗎?”

程菀看著麵色陰沉的厲之雋,臉上笑意不變。

“再不過來,我老婆就要被人拐走了。”

厲之雋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帶上了幾分怨氣,夏家的幾個哥哥,手段實在是太臟了,竟然趁他不在蠱惑程菀留下!

“拐走什麼?”

程菀眼中多了幾分玩味,故意道:“我本來就跟他們是一家人啊。”

厲之雋看不出她說的是不是真話,上前兩步牽住她的手,著急的警告:“小菀,你彆忘了,你已經是結了婚的人,不可能一直住在孃家的。”

看著他眼裡的慌亂,程菀彎了彎眉眼,抬手撫上他的臉:“騙你的,我不會留下。”

厲之雋瞬間釋然,看著她眼中的笑又覺得無奈,輕輕捏了捏她的手心,低頭親上她柔軟的唇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