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淨的會議室內,玫瑰站在台上講解著自己的項目,PPT做的很精緻,提出的條件也足夠誘人。

隻要這次合作能達成,公司能賺取的純益高達一個億。

合作的對方是一個名不經穿的小公司,專注科技,雖然想法很好,但還是太過冒險。

程菀在第一時間就否定了她的提案。

隻是公司的幾個高層卻覺得可以一試。

“吳總,高風險高收益,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不錯的機會。”

“是的吳總,這家公司我也略有耳聞,是一群誌同道合的大學生在一起創業,都是年輕人,能有什麼壞心思。”

“吳總,現在的年輕人主要還是想要一個機會,利益方麵並不會考慮的很精細,在合作的這件事上,我們能掌握主動權。”

聽著幾個部長的發言,吳明生眉頭皺起,看向程菀:“程總監覺得如何?”

吳明生的話音剛落,眾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程菀身上,隻見她神色淡然,嘴角帶著一抹若有若無的弧度。

程菀的手指在桌上輕輕敲打了幾下,看向玫瑰問:“唐小姐的項目確實很令人心動。”

聞言,唐熙和幾位眼紅的高層都覺得心裡一喜,尤其是唐熙,眼中的得意幾乎要溢位來。

然而她的笑臉隻持續了一瞬,隻聽程菀繼續道。

“但,我並不覺得公司應該為此冒險。”

“程總監這是什麼意思?”

玫瑰還冇開口,一個性子急躁的高層就先開口了:“這次合作有哪裡不合適嗎?我們能得到對方的技術,對方也隻是想要我們的投資,雙贏的結果。”

“正常的合作得到的結果都是雙贏。”

程菀淡淡的反駁:“首先,瑰麗是一家珠寶公司,科技對於我們來說,得到的增益不大。

其次,趙部長說對方都是初出茅廬的大學生,實力和態度都需要考驗,如果需要科技支援,我更傾向於找厲氏的團隊,他們的技術更加成熟,也值得信賴。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啟動資金,瑰麗現在的資金不足以支撐他們需要的投資。”

幾位部長眉頭皺的很緊,玫瑰的臉色也有些僵硬:“可以找其他公司一起合作,我們也應該給年輕人一個機會。”

“跟其他公司合作的話,瑰麗就冇辦法掌握主動權。”

程菀點了點紙上加粗染色的“一個億”三個字,繼續道:“這麼高的收益,難保其他公司不會動歪心思,到時候說不定不僅拿不到回報,還會造成公司的運營混亂。”

她的目光在玫瑰身上停留片刻,緩緩勾起一個微笑:“如果唐小姐覺得這些年輕人需要幫忙,可以選擇私人投資,公司不會冒險。”

程菀發話,這件事基本就是定下了,幾個高層心裡還有些不滿,覺得她不應該放過這麼好的機會。

“公司和祝家的合作正在關鍵時期,我希望諸位能分清孰輕孰重,不要因小失大。”

程菀說完之後直接起身離開,眾人麵麵相覷,玫瑰更是氣的臉都白了。

“大家都聽清楚了。”

吳明生輕咳一聲,出來做最後的總結:“程總監說的有道理,一個億的回報確實很令人心動,但按照公司如今的發展,獲得相同價值的成就也不過是幾天的事,大家不用覺得遺憾。”

說罷他掃了眾人一眼,起身道:“今天的會議就到結束吧。”

吳明生走後,其他人也陸續離開,還留在會議室的,就隻剩下玫瑰和幾位心有不甘的高層。

他們不再剋製自己的音量,氣憤的指責程菀太過保守,不知道把握機會。

說吳明生就是一個提線木偶,冇有自己的主見。

接著又說起玫瑰的項目,一字一句都透露著貪婪。

玫瑰低著頭裝作衣服失落的樣子,心裡卻暗暗將這幾人的身份記了下來。

原城京給她安排的任務,或許需這幾人為自己提供一些幫助。

“趙部長,您在嗎?”

玫瑰抱著自己的提案檔案,輕輕敲了敲趙部長辦公室的門,聲音溫柔,還帶著幾分委屈。

趙部長正是眼紅這個項目的高層之一,此時他正在皺著眉思考,如何才能讓程菀和吳明生同意合作。

就在他苦思無果的時候,敲門聲忽然響起,緊接著就是玫瑰的軟綿綿的聲音。

趙部長被這聲音勾的有一瞬間的失神,他整理了一下領帶神色也正經起來:“請進。”

玫瑰抱著資料推門而入,趙部長看著她微紅的眼角,微微皺眉:“唐小姐有什麼事嗎?”

這邊是宣傳部,跟設計部可是完全相反的方向。

“趙部長,我今天過來是有一些事想跟您請教。”

玫瑰輕咬下唇,主動示弱,這樣很容易就能激起男人的保護欲,同時也更好把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