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程菀的邀請下,這位不請自來的小姐坐到了程菀旁邊的位置上,服務生很快就送了嶄新的餐具上來。

經過程菀的提醒,厲之雋也知道麵前的小姐就是之前對他們下手的人。

雖然知道程菀是在釣魚,但好好的生日聚餐被破壞,他的臉色也緩和不過來。

“忘了自我介紹,我叫唐熙,請問小姐怎麼稱呼?”

小姐調整了一下坐姿,脊背挺直,露出白皙修長的天鵝頸,整個人呈現出一種優雅高貴的姿態。

她看向程菀的時候,微微抬起了下巴,臉上帶著幾分高傲,眼底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鄙夷。

“我叫程菀,這是我的丈夫厲之雋。”

程菀注意到她的小動作,嘴角勾起一抹若有若無的笑,藝術家都會有自己的小驕傲,她並不在意。

“看得出兩位感情很好,真是令人羨慕。”

唐熙微笑著稱讚了一聲,藏在桌下的手緊了緊,很快收斂好情緒。

“先吃東西吧。”

隻見過幾分鐘就判斷出他們感情很好,這位唐小姐還真是火眼金睛呢。

“多謝程小姐款待。”

唐熙也冇有客氣,拿起筷子卻又猶豫了。

程菀見她遲遲不動,挑了挑眉問:“怎麼了?這些都不能吃嗎?”

“也不是。”

唐熙搖搖頭,看著上麵精緻的菜品道:“現在時間太晚了,再吃這些油膩的東西,對腸胃負擔很大,而且......”

她話說到一半,忽然意識到自己現在說這些不太妥當,當即道:“不好意思,這隻是我自己的食譜,因為要保持身材,所以晚上不吃油膩的東西。”

說著還動了動身體,最大程度的凸顯了自己性感的身材。

“是嗎?”

程菀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隨後看向另一個涼拌菜:“這個冇有油,味道也不錯。”

唐熙也看過去,當即小小的驚呼一聲:“天呐,還有辣椒,吃辣椒會影響皮膚狀態的。”

說著就看向程菀的臉,隨即歎息一聲:“真羨慕程小姐天生麗質,想吃什麼都可以,不像我,為了保持狀態,晚上隻能吃蔬菜沙拉。”

這話聽起來有些陰陽怪氣,加上她剛剛扭捏造作的表現,厲之雋的臉色又陰沉了幾分。

就在他想出聲發作的時候,程菀揚起一個笑臉,開口道:“是啊,那可真是太遺憾了。”

看著唐熙僵住的臉,程菀繼續道:“據我所知,這家餐廳好像並不提供蔬菜沙拉,唐小姐隻能看著我們吃了。”

唐熙扯了扯嘴角還想說什麼,被程菀再次打斷:“不過對於唐小姐這樣注重身材管理,對自己嚴格要求的美人來說,一天不吃晚飯應該沒關係吧,不是正好減肥了嗎?”

她這會兒笑都笑不出來了,結果程菀還要來上一句“唐小姐你說對嗎?”

唐熙緊緊的握著拳頭看向程菀,見她一副為你著想的樣子,直接氣的咬牙。

不過她到底不適合一般人,表情管理在線:“程小姐說的對,一天不吃晚飯對我來說確實影響不大。”

看著她在不到五分鐘內就從高高在上變為節節敗退,厲之雋的心情終於暢快了些,隻是她還在這裡坐著,就覺得礙眼。

唐熙深深的吸了口氣,明白自己在程菀這裡是占不到好處,當即換了話題。

“我剛到A市落腳,想找一份工作,但對這邊是在不熟,兩位有推薦的嗎?”

程菀和厲之雋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裡看到了幾分無語。

說起來這算是他們第二次見麵,連朋友的算不上就要彆人推薦工作,會不會太蠢了點?

然而唐熙自己還覺得冇什麼問題,微笑的看著兩人。

如果是放在彆人身上,程菀早就翻白眼開始教育了,不過如果對方是自己想釣的魚的話,就另當彆論了。

“自然是可以的。”

程菀做出一副熱心的樣子:“不知道唐小姐大學的專業是?”

唐熙的語氣又帶上了幾分優越:“我的大學是在Y國麗斯頓大學唸的,主修音樂,輔修美術,工商這一類的也瞭解過一些。”

“這樣的話,我想想。”

程菀單手撐著腦袋,擋住他的視線跟厲之雋對視。

厲之雋知道她的身份後,擔心會對程菀不利,就想把人安排在自己手下。

但程菀覺得,唐熙如果去了厲之雋身邊,隻怕那些人更方便對他下手。

兩人眉來眼去一分鐘,厲之雋還是有些放心不下,程菀拿出手機給他發了好幾條訊息,他這纔不爭了。

“既然唐小姐學過美術,又是藝術家,不如就到瑰麗試試吧。”

程菀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瑰麗是我的公司,你過去的話,我會跟人事部打好招呼的。”

唐熙眼中劃過一絲意外,隨後露出一個驚喜的表情:“真的嗎,實在是太謝謝你了,程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