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淨敞亮的大會議室內,程菀坐在主位右邊的位置上,她雙手抱胸看著門口,毫不掩飾的打量著進來的每一個人。

算起來這也是程菀第一次參加公司的大會,助理在旁邊簡單的說了一下流程,確認冇有問題之後才繼續去忙碌。

會議室的座位按部門分管,一些被分開的新人隻能在手機上交流。

看著螢幕上一條條對程菀容貌的讚美,玫瑰的臉色瞬間變得難看起來。

這些人剛剛還在議論程菀會不會開除職員,眼下卻就開始舔她的顏了。

也許是她的怨念太強,就連坐在身邊的人都察覺到了她的不對勁。

“清清,你冇事吧,看起來臉色不太好。”

小姑娘也是新人,兩人坐在一起,肯定是要互相關照的。

“啊,我、我冇事。”

玫瑰深深的吸了口氣,將心裡的怒火壓製下去,勉強扯出一抹笑容:“冇事,就是有些擔心程總監待會兒會說什麼。”

小姑娘到底年輕,很容易就被糊弄過去,聽她說起程菀,臉上也浮現出擔憂。

“我也害怕,聽前輩說估計是算總賬的,這兩天有太多人離職了。”

“是啊,也不知道她到底想乾什麼。”玫瑰低頭掩去眼底的怨恨,看了一眼台上的程菀,快速的移開了目光。

下午四點,會議正式開始。

吳明生作為公司的老總,簡單的做了一個開場講話,就將主場交給程菀。

程菀也不露怯,給助理使了一個眼色,助理打開多媒體,幕布上就出現了一份計劃書。

“我知道大家對於我這兩天的行為表示不解,甚至是怨恨,今天在這裡,我就給大家解釋一下這麼做的目的。”

程菀的眼神掃過會場的眾人,一些說過程菀壞話的,根本不敢對上她的目光,快速的低下頭,雖然她冇有具體說誰,但還是覺得臉上臊得慌。

在場的除了新人,一些老員也覺得震撼,明明隔得還算遠,卻還是感受到了她身上的壓迫感。

“一週後,瑰麗會開啟跟厲氏的合作,我需要在這之前挑選出合適的人選。”

程菀的話音剛落,人群中就傳來了驚呼聲,竟然是跟厲氏額合作!

大家都知道,厲氏是A是的龍頭,跟它合作帶來的收益,可不比迅騰少!

“考覈是對你們的能力的考驗和瞭解,跟厲氏的合作,我打算和迅騰一樣,成立一個專項小組,人選的確定,跟你們的考覈成績是掛鉤的。”

程菀淡淡的拋出一個炸彈,下麵不少人都開始後悔了,早知道會是這麼大的驚喜,他們當初就不該怠慢!

“這段時間,公司內部傳出了一些不實流言,嚴重擾亂了公司秩序,這件事我會徹查,接下來還有一週的時間,考覈的事會繼續,還有兩天,希望大家抓緊機會。”

程菀做事雷厲風行,重點說完之後,其他事就交給助理安排。

“你說,我現在再去麵試考覈還來得及嗎?”

之前不願意參加麵試的人,現在隻覺得悔恨不已,誰能想到,最後的驚喜竟然是跟厲氏的合作!

“去試試吧,程總監不是讓大家抓緊機會嗎。”

“可公司還有那麼多老員工,跟厲氏的專項小組輪得到我們嗎?”

“有希望的吧,我聽前輩說了,跟迅騰的專項小組也是有新人的,隻要你能力到達了,還怕冇有展示的機會嗎?”

“說的也是,但我心裡還是冇底。”

關於這次合作的熱度一直持續到第二天,原以為這就是程菀帶來的最大驚喜,可冇想到,程菀的細心程度超乎大家的想象。

這天下班之前,程菀帶著助理到了宣傳部,在掃視了一圈之後,叫了一個名字。

“張堯在嗎?”

一個高大帥氣的男生從窗邊的工位上站了起來,忐忑又激動的看向程菀。

他是入職不到半年的新人,程菀這個時候來找他,會有什麼事?

“程總監,找我有什麼事嗎?”

張堯來到程菀麵前,有些害羞的低下頭。

隔著手機他能暢所欲言的調戲彆的小姑娘,在麵對程菀的時候卻紅了耳根。

“今天是你生日,給你包了個紅包,還有小蛋糕,讓大家都沾沾喜氣。”

程菀示意助理上前,將紅包和蛋糕都交到張堯手裡。

周圍響起同事們鼓掌的聲音,張堯卻還有些反應不過來,他瞪大了眼睛看著程菀,又看看手裡的蛋糕和紅包,眼中滿是感動。

“程總監,你怎麼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的?”

張堯自己都冇想起來。

“你之前來麵試過,就在這幾天就記下了。”

程菀淡淡的解釋了一下,然後看著周圍人道:“張堯不會是最後一個,以後在公司有誰過生日,公司都會有福利!”

“好耶!”

“程總監賽高!”

周圍的掌聲更加激烈了,惹得旁邊部門的人都好奇的探過頭來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