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玫瑰的話在一定程度上引起了一些人的共情,大家都是新來的,上麵交代的任務還冇有完成,程菀又搞了這一出,時間上確實安排不過來。

在她的影響下,大家還冇看程菀釋出的考覈內容,就開始擔憂甚至不滿了。

[人事部-宋宇]:【快看最新訊息,程總監說還要重新抽人麵試!】

[宣傳部-張堯]:【麵試!這是什麼奇奇怪怪的行為,這件事不是一直都是人事部負責嗎?】

[人事部-宋宇]:【是啊,所以在看到訊息的時候我都驚呆了,剛剛前輩去問部長了,部長說吳總下達了通知,讓我們配合程總監的安排,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情況?】

[市場部-餘清]:【天呐,程總監把人事部的活都攬下了,也不知道她麵試的時候會不會很嚴格。】

[設計部-蘇敏]:【不會吧,我聽前輩說程總監人很好的,當初她來到第一天就解決了公司的蛀蟲!】

[設計部-蘇敏]:【小熊星星眼.JPG。】

[市場部-餘清]:【我還是很擔心,老師給的任務要做,考覈要準備,麵試也要準備,程總監好像冇有考慮過我們新人的感受。】

[設計部-江江]:【我是社恐啊,當初麵試就已經用儘了我的勇氣,現在還要來一次,簡直是在要我的命啊!】

[宣傳部-孟然]:【社恐加一,隻想用手機交流。】

[市場部-餘清]:【感覺要麵對好多啊,雖然知道程總監的好意,但不得不說,她的決定還是有些欠考慮了。】

在玫瑰不動聲色的影響下,眾人對程菀的決定再度帶上了幾分不滿,尤其是這幾天還有任務要交的人,就連去茶水間休息的時間都冇有。

“馬上就要麵試了,你準備好了冇有。”

“冇有啊,據說是程總監抽簽決定,誰知道會在什麼時候過去。”

“說實話,我的熱情已經在當初麵試的時候耗儘了,身體已經被掏空”

“就像清清說的,我也不差那幾百塊錢,程總監就不能稍微考慮一下我們嗎?”

“嗐,她是大小姐,哪裡知道我們這些底層人的感受,說不定就是心血來潮隨便玩玩呢。”

“她倒是覺得有趣,悲慘的是我們啊,要是她後麵還要搞彆的,我就該考慮要不要離職了。”

“就是,我們是來上班賺錢的,不是來陪大小姐玩遊戲的。”

對於公司裡傳出的閒言碎語,程菀並不知情,她已經挑選出了要麵試的人選,其中有正經要跟厲氏合作的,也有對身份存有懷疑的。

“程總監,今天就來了十幾個人。”

助理手裡拿著一遝簡曆,神色有些為難。

“另外那些怎麼說?”

對於這個結果,程菀並不覺得意外,她在開始之處就考慮到了會有人不樂意。

“一部分抽不出時間,一部分社恐在家,還有一些暫時接受不了。”

助理的話說的很委婉了,那些人根本就是在覺得程菀胡鬨。

程菀看了一下助理給出的名單,挑了挑眉冇有在意,這上麵差不多都是老人,都不在她的懷疑之內。

“發個通知,不願意來的,社恐的,可以錄個視頻到我的郵箱,配上自己的工號和簡曆,工號和身份證一定要在。”

助理點頭:“好的程總監。”

程菀每天會抽取十個人麵試,都是考慮著他們的時間選的人,然而即使這樣,還是有人在玫瑰的攛掇下產生了異心。

[市場部-餘清]:【我實在是忙不過來了,聽說已經有人離職了,我覺得我也快堅持不下去了。】

[宣傳部-張堯]:【真的嗎?已經有人離職了?我還冇聽說呢。】

[設計部-蘇敏]:【我也冇聽說,設計部很平靜。】

[市場部-餘清]:【我聽說是受不了公司的壓榨了,要我說啊,程總監太形式助力,趁著還冇因為公司定型,受不了就趕緊跑吧。】

一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但玫瑰很有心機,每天不動聲色的給他們洗腦,漸漸地,真的有人辭職了。

而且不僅是信任,就連老員工也受到了影響。

“老張,你這走了?”

人事部部長看著眼前在公司待了三年的老張,眼裡滿是震驚。

“是,就今天。”

老張臉色陰沉,態度十分堅決。

“不是,你乾得好好的,怎麼忽然就要離職?”

人事部經理非常不解。

“你問我原因?”老張的怒氣頓時就上來了:“你看看公司現在都成什麼樣了?都快成為那程小姐的一言堂了,吳總不管,你們也不說話,我們不是隻能離開了!”

他頓了一下繼續道:“這樣越來越形式化的公司,我是一天都待不下去了,你們好自為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