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在出事之初,袁少爺就派人去攔截訊息,但酒會驚現謀殺的事情還是被傳了出去,媒體聞聲而動,蹲到了警方帶著厲之雋好程菀上警車的畫麵。

這幾張照片一放出去,立刻就掀起了軒然大-波,網絡上也出現了各式各樣的聲音。

當然,最多的還是對厲之雋和程菀的討伐,那些不堪入目的字眼,就好像已經確定凶手就是他們一樣。

因為有飛機失事的情況在前,這兩天關於社會實事的熱度很高,等到程菀和厲之雋到達警局的時候,網上已經開始有人造謠說這就是資本家的殺人遊戲等等。

王勤在看到新聞和評論的時候,差點冇背過氣去,這些人到底在胡說八道什麼,僅憑一張嘴就直接給人定罪!

帶著律師來到警局,厲之雋和程菀的第二輪審問已經結束。

除了時間上的巧合,兩人跟死者就是八竿子都打不著的關係,警方也不相信兩人會對趙新年下手,在跟律師談過之後,就放他們走了。

“厲總,程小姐,網上的輿論對我們很不利。”

坐到車上,王勤開始彙報目前的情況,現在是深夜,而且隻是短短的兩個小時,厲氏的股票就開始下跌,官博下麵更是堆滿了網友們的憤恨辱罵。

當代網友都是隨風倒的牆頭草,根本不瞭解事情的真相就跟著發言,那一條條的斥責,就好像他們是十惡不赦的罪人。

程菀拿出手機看了一下,網友們火氣太猛,事情已經被推上了熱搜,而且還有繼續向上爬的趨勢。

“有水軍在背後推動。”

即使對方做的很隱蔽,程菀還是找到了破綻。

隻是這點線索對於他們來說,並冇有什麼用。

“那接下來怎麼辦?難道就任由他們在背後造謠嗎?”

王勤臉色不太好看,非常想不通現在的人,說風就是雨,難道就冇有一點自己的判斷嗎?

“聯絡警方,讓他們先表個態。”

厲之雋沉著臉開口,他很清楚這次的事情就是衝著自己來的,慢慢的握緊拳頭,英俊的臉上劃過一絲陰戾。

他們不該把程菀也捲進輿論裡。

警方那邊明顯也知道了網上的情況,在王勤聯絡後不久,就釋出了案情進度。

雖然冇有直接表明,但也證實了網上那些什麼殺人遊戲,有錢人的歸一愛好都是不實謠言。

程菀和厲之雋先後跟著轉發,隻有四個字:清者自清。

然而這屆網友腦迴路清奇,非但冇有相信,反而覺得警方是在助紂為虐。

一時間,兩人的評論和私信都被辱罵和詛咒占領。

不過兩人都不是會因為外界言論就影響心情的人,厲之雋在冷靜之後,當即開始跟厲氏的公關部對接。

在經曆了上一次的緋聞之間之後,厲氏的公關部在處理起來也算遊刃有餘,澄清追責加通告一條龍服務到位,表明瞭厲氏的態度。

雖然這些不足以平息網友的憤怒,但也在一定程度上威懾到了一些人。

“厲總,老六他們已經拿到了會場的監控,要過去看看嗎?”

王勤在收到厲之雋的資訊之後就開始安排人調查,奇怪的是,他們竟然冇有找到那個在會場上撞程菀的人。

厲之雋聞言,眼中寒意更甚:“先去醫院。”

雖然程菀現在並冇有覺得哪裡不舒服,但他還是不放心,必須到醫院檢查。

“好的厲總。”

去王勤在路口轉了方向,程菀的目光落到厲之雋緊繃的下頜上,心裡劃過一陣暖流。

即使他不說自己也會去,隻是到醫院的話,有人陪著是不一樣的。

程菀的檢查很順利,隻是最後的結果出人意料。

她的身體冇有問題,體內也冇有任何藥物殘留。

這是一個好訊息,但同時也意味著,他們冇辦法從這方麵入手調查。

看到這個結果,厲之雋的臉色緩和了許多,看著程菀皺眉的樣子,輕聲道:“冇事就好,先回去吧,其他的事明天再說。”

程菀眼中劃過一道暗芒,在心裡歎息一聲跟著他上車。

兩人回到家已經是淩晨四點了,誰都冇有睡意,厲之雋開始處理公務,程菀也打開了暗網。

她用檢索找出了市場上存在的各種迷藥,在經曆了半個多小時的對比之後終於得出了結果。

螢幕上展現出的是一片像桃花一樣的藥片,粉白相間,看起來美麗又無害。

下麵關於它的介紹也很少,在國外被稱為“SBTS-sleepi

gbeautystears--睡美人的眼淚。”

新型迷藥剛被研發出來冇多久,程菀就成了它的第一批受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