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被人拉了一下,程菀錯失了登上救生艇的機會,等到輪到他們上船的時候,床上還有三百多個客人和五十個工作人員。

船長留在了最後,還有最後一艘救生艇,但顯然承載不了那麼多人。

“船長,現在怎麼辦?”

客輪的警報一直在響,水手看著剩下的客人,麵色十分凝重。

“我記得還有充氣的橡皮艇,馬上去找出來。”船長眉頭皺的死緊,他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是。”水手快速的離開,剩下的客人職業都是跟水有關的,所以把上救生艇的機會讓給了程菀和厲之雋。

客輪已經開始傾斜,刺耳的警報聲讓黑夜又增添了幾分沉重色彩。

船長和工作人員的速度很快,在輪船徹底斷裂之前都上了橡皮艇。

在離開之前,船長回頭看了一眼破裂的熒光珊瑚號,眼中帶著沉痛。

就在眾人的海上的氣氛都陷入低沉的時候,有人發現救生艇的情況好像有些不讀:“這裡怎麼回事!”

幾人的注意力被轉移,程菀也看了過去,救生艇也出了問題!

工作人員上前檢查了一番,臉色變得鐵青:“有人故意弄壞了救生艇,救生艇最多還能堅持半個小時!”

這個訊息對於他們來說無疑是滅頂之災,好不容易從客輪上離開,心中希望的火苗還未來得及成長就遭到了破滅。

“橡皮艇還有嗎?”

周圍的人都有些絕望,厲之雋勉強還能保持冷靜。

“冇有了。”水手搖搖頭:“船長他們坐著的,是最後一個,其他的都被燒燬了!”

水手咬牙切齒,他們之前檢查的時候明明都是安排好的,誰能想到起火的地方就是安置橡皮艇的位置。

就好像有人故意滅絕他們的生路一樣。

氣氛再次沉寂下來,有人無奈,有人絕望。

“救生艇有冇有辦法補救?”

程菀拿出手機看了一眼時間,根據船長的推測,他們隻需要再堅持就幾個小時就能等到救援了。

水手皺著眉想了一下,隨後有些為難的點點頭:“有,但是需要的工機具在船上,而且我們不能保證能在半個小時內修好。”

“我可以幫忙。”

厲之雋在旁邊忽然出聲,見眾人的目光都落到自己身上,他抿了抿唇解釋道:“之前因為興趣愛好瞭解過一些,隻要有工具,我們可以試試。”

“有希望總比等死強。”程菀看向水手:“工具箱放在什麼地方,我上去拿。”

眾人眼中劃過震驚,滿臉詫異的看向程菀,似乎是冇想到她還有冒險的勇氣。

“小菀,你就在這裡,我上去。”

厲之雋當然不同意程菀的決定,眉頭皺的死緊。

“冇事,我有分寸。”程菀給他一個安心的眼神,看向一邊還在發愣的水手。

“小菀.”

“厲之雋。”他的話還冇來得及說出口,就被程菀打斷。

程菀對上他的眼睛,嚴肅道:“厲之雋,這裡冇有人比我更合適。”

首先,她受過專業訓練,在充滿危險的輪船上能更加適應。

其次,這些人本來就是受到了他們的連累,她必須負責。

看著她堅定的眼神,厲之雋眼中劃過一絲痛苦,聲音也變得暗啞:“你一定要小心。”

程菀點頭:“放心。”

見兩人達成共,水手也說了工具箱所在的位置,最後叮囑程菀道:“你必須在十五分鐘內回來,一切小心!”

在眾人或敬佩或悲憫的目光中,程菀重新上了輪船,根據水手所說的方向開始尋找。

在所有人撤離之前,船長斷了船上的電源,所以程菀隻能利用手電筒的光源照明。

船上的情況不算混亂,但也不容樂觀。

因為船身傾斜導致物品滑落的聲音跟她一路相伴,在上船後八分鐘,她成功找到了工具箱。

程菀眼中劃過一起慶幸,提著工具箱快速的離開。

時間來都十三分鐘,甲板上還冇有出現程菀的身影,原本還存著希冀的人,眼中的亮光也漸漸泯滅。

“冇用了,我們都要死在這裡。”

情緒的大起大落使人心累,有的人已經認命了,心裡還有不甘,但他們不得不接受這無法改變的現實。

“在哪都是死,還不如留在船上,我的寶貝都在那裡呢。”

“時間不是還冇到嗎?說什麼喪氣話!”

“一分鐘她能從船上飛回來是嗎?少自欺欺人了,說不定她根本就回不來了!”

低迷的氣氛蔓延,聽著周圍人口不擇言的話,厲之雋的臉黑的可怕。

“彆吵,她回來了!”

水手一直看著客輪,在時間隻剩下最後半分鐘的時候,程菀出現了。

有驚無險的回到搜救艇上,厲之雋來不及和程菀擁抱一下,就加緊去修補救生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