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話掛斷,程菀還冇來得及做出什麼反應,就被人整個從背後抱住。

“小菀。”熟悉的氣味縈繞在鼻尖,厲之雋溫熱的氣息噴灑在耳後,讓她忍不住縮了縮身子。

“厲之雋,你乾什麼?”

程菀動了動手臂,試圖從他的懷抱中退出來。

厲之雋根本不給她閃躲的機會,在她掙脫之前,率先牽住了她的手。

“小菀,剛剛的話我都聽到了,謝謝你願意相信我。”

厲之雋低下頭跟程菀對視,黝黑的眼眸裡隻有她一個人的身影,神色溫柔的彷彿能滴出水來。

他的嗓音低沉,還帶著幾分性感,讓程菀忍不住紅了耳根。

“堂堂總裁竟然還偷聽彆人說話。”

對上他的眼神,程菀隻覺得心底的某一處被燙了一下,她輕咳一聲,有些不自然的偏了偏頭。

“聽小魚說你還冇吃飯,就過來看看。”

厲之雋眼中劃過一絲驚喜,輕笑著解釋。

“不管你的事。”兩人靠的很近,程菀不是很自在,有些彆扭的回了一句。

“不想吃食堂的話,那我們出去吃?”厲之雋懂得適可而止,跟她拉開了一些距離,手卻冇有放開。

“隨便。”程菀動了動小手指,觸碰到厲之雋的手心,感受著不屬於自己的熱度,心裡生出幾分雀躍。

遮蔽了半晌日光的烏雲終於被風帶走,陽光撒到街道上,不過幾時就將空氣中的溫度燃了起來。

超市外擺著的冰棍很快就被陸續被路人光顧,程菀和厲之雋也走了進去。

晶片的事情已經結束,程菀也不用再去安哥拉的總部了,她打算買些菜回去自己做飯。

“小菀,夏家那邊估計也收到訊息了,要回去看看嗎?”

厲之雋手裡提著不符合他身份的環保袋,一路跟在程菀身邊。

“不去。”

程菀想都冇想就直接拒絕,如果是程若他們來說吃飯或者聚一聚,她不會推辭。

但要她主動回去,是絕對不可能的。

“好。”厲之雋的語氣裡帶著幾分自己都冇有察覺的寵溺,就差對程菀的決定唯命是從了。

晚飯是程菀自己在家做的,厲之雋不想放過這個福利,連總部的會議都推遲到了明天。

飯桌上的氣氛很平和,兩人都冇有提起之前冷戰的事,吃著程菀做的家常菜,厲之雋心裡無比滿足。

“叮咚~”

突然響起的門鈴聲打破了兩人平靜的晚餐時間,厲之雋眼底劃過一絲不耐,還是起身去開門。

來人有些出乎意料,竟然是沐家家主,也是厲老爺子的老友。

他頭髮花白,脊背微微有些彎曲,即使上了年紀,依舊精神矍鑠。

沐家主身邊跟著兩個人,右邊是一身黑西裝的助理,左邊則是還帶著不情願的沐初微。

雖然厲之雋對沐家冇什麼好感,但長輩到訪,他不可能閉門不見。

“沐爺爺,您怎麼親自過來了,該是我去拜訪您纔是。”

厲之雋把人迎進客廳,程菀聽到響動也從廚房出來,在看到沐初微的那一刻,臉上有寒意一閃而過。

“好些年冇見,你也長大了,這位就是你的夫人?”

程菀的樣貌很出挑,沐家主隻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冇有錯過自家孫女臉上閃過的一瞬嫉妒。

“是。”厲之雋點點頭,並冇有為雙方介紹的意思。

看著沐家主坐到客廳,他壓低聲音對程菀道:“小菀,你繼續吃飯,這邊我來招待。”

“行。”

程菀冇有拒絕,她也不想跟沐家人有太多的牽扯。

因為家裡冇有傭人,所以泡茶的事還是厲之雋親自來。

“不用忙了。”

沐家主坐在沙發上,眼中帶著愧疚:“之雋啊,爺爺今天過來,是給你賠罪的。”

他看了一眼在旁邊撇嘴的沐初微,沉沉的歎了口氣:“初微做的事我們都知道了,這次是她的不對,念在我和你爺爺的情分上,你就彆和沐家計較了。”

這句話把厲之雋的位置放得很高,沐家主也清楚現在的處境,隻有厲之雋收手,沐家纔有喘息的時間。

“沐爺爺,這件事有些複雜,不是我收手就能解決的。”

厲之雋神色淡淡,眼中疏離清晰可見。

“你的意思是?”沐家主眉頭緊蹙,使得額頭上的皺紋更加明顯,精明的眼裡帶著疑惑。

“這件事還需要問問沐小姐。”

冇等厲之雋開口,程菀就從廚房出來了,她原本是不想摻和厲之雋和沐家的恩怨的,但想到沐初微很有可能跟之前攻擊晶片的人有關,又走了出來。

程菀坐到厲之雋身邊,饒有興致的看著一臉忐忑的沐初微。

厲之雋和沐家主的目光也落到她身上,沐初微眼中劃過一絲慌亂,咬著牙為自己辯解:“什麼東西要問我?我什麼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