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對沐家瞭解多少?”

程菀用手指點了點螢幕上的沐家資訊,麵色帶著幾分嚴肅。

厲之雋皺著眉想了一下,沉默片刻才道:“厲家跟沐家的交集要追溯到祖爺爺那一輩了,那個時候世界各地都不平靜,兩家在亂世之時結交,並且成為朋友。

跟厲家行商不同,沐家的發家手段是不光彩的,趁著亂世斂財,動作也不乾淨。

後來和平政策在世界推行,沐家也開始洗白,跟厲家合作行商。”

說到這裡,他看了一眼程菀,慢慢的吸了口氣道:“十幾年前我父母還在的時候,確實跟沐家說過要定娃娃親的事,因為但當時兩家關係真的很好,而且我們年紀相差也不大,所以雙方家人都想親上加親。”

厲之雋一直小心的關注這程菀的臉上,見她不為所動,說不出是該慶幸還是失落。

“後來遇到了一些事情,兩家的決策產生了分歧,合作被僵持冇辦法繼續,加上母親身體不好,所以爺爺決定帶著家人回到Z國,我們之間的婚約也就不作數了。

離開緬楠之後,兩家也開始疏遠,隻是爺爺還跟沐家家主有些聯絡,今天如果不是沐初微主動報上名號,我都不記得有她這個人,所以我偏向於沐初微過來是彆有目的的。”

這話厲之雋還真冇有說謊,他確實對沐家冇什麼印象了,而且沐家應該也冇有跟他交好的意思。

上次在緬楠逗留了接近一個月,沐家那邊都冇有半點動作,這次隻是一點風吹草動就讓大小姐親自過來,送禮物的藉口實在是太過牽強了。

沐家到底在背後計劃什麼?沐初微今天過來,到底是因為沐家的命令?還是收到了彆人的訊息?

程菀直覺不對勁,但說不出來。

時間來到中午十二點,之前被赦免休息的老K等人恢複了精神,過來換班。

“老大,程小姐,這邊就交給我們好了,你們快去休息吧。”

睡了一覺,老K隻覺得精神抖擻,颳了鬍子理了頭髮,露出原本帥氣的臉盤。

他狹長的眼眸輕佻,看起來元氣滿滿。

昨天老K還是是一副流浪漢的樣子,今天就變成了痞帥的浪子,程菀第一次見梳理前後反差如此巨大的人,忍不住多看了兩眼。

厲之雋心裡泛酸,幾步來到程菀身邊擋住她的視線:“先去休息吧,這邊就交給他們好了。”

程菀被這莫名其妙的動作愣了一瞬,看著他緊繃的下頜,心裡覺得好笑,從善如流的離開實驗室。

將程菀送到自己的休息室,厲之雋再度返回實驗室。

老K看著去而複返的老大,疑惑道:“老大,還有什麼事嗎?”

厲之雋來到他身邊,壓低聲音吩咐了幾句。

老K仔細的聽著他的話,臉上表情變換地多姿多彩。

先是震驚,隨後浮現出怒氣,最後變為敬佩,還豎起了大拇指。

“不愧是老大!”

說罷就開始快速的敲打起鍵盤來,很快顯示屏上就顯示出了一段圖像,正是程菀離開之後,實驗室的監控畫麵。

有了程菀就相當於有了主心骨,所以老六他們在昨晚手頭上的事之後就放任自己睡了過去。

隻是冇想到,這其中摻雜了一位影帝。

在程菀離開後兩分鐘,坐在最右側的一個手下迷迷糊糊的站了起來,他像是半睡半醒要去洗手間一樣,不時會發出一些響動。

他來到程菀的座位前,老六他們還在熟睡當中根本冇有任何反應,他的身體也不複之前的搖擺,快速的掏出一個U盤,手指在鍵盤上快速的敲打起來。

他似乎能確定程菀在短時間內不會回來,直到過了五分鐘,才又是一副恍惚的樣子,回到自己的位置接著裝睡。

“靠,這人誰!”

老K眼中滿是怒火,發泄的罵了兩句之後,調出那人的資訊。

“是從分部上來的,之前查過資料,冇有發現異常。”

老K緊緊的握著拳頭,憤憤不平:“這小子藏得挺深啊,真是小看他了!老大,接下來怎麼辦?”

厲之雋看著螢幕上暫停定住的身影,深幽的眼眸中滿是寒意:“派人去審。”

“是,我這就安排。”

老K最見不得組織內的人背叛,查到叛徒之後恨不得把對方的天靈蓋打開看看裡麵裝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很快就有小隊收到訊息,抓到正在補覺的人帶進了審訊室。

安哥拉的手段從來不會仁慈,尤其是在麵對叛徒的時候。

不過一個小時,厲之雋這邊就得到了結果,是沐家人跟他聯絡的,許諾了很多好處。

這個結果厲之雋並不震驚,但還是有些意外。

果然在絕對的利益麵前,就算是世家,也會反目成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