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電腦上不斷跳動的程式,程菀眼中滿是寒意,周身的氣勢也變得淩冽起來。

她緊皺著眉環顧四周,老六和小魚幾人用各種奇怪的姿勢在自己的位置上睡得一塌糊塗,自己剛剛敲鍵盤的聲音也不小,但幾人根本冇有醒過來的意思,看樣子冇有地震火災是醒不過來了。

程菀看了一眼電腦右下角的時間,自己出去了十分鐘不到,竟然就有人在眼皮子地下動手了!

“小菀,怎麼了?”

厲之雋匆匆趕了過來,看著程菀臉色陰沉,還以為是沐初微的事讓她不高興了,急忙解釋道。

“小菀,我已經讓人把沐初微送回去了,如果你不喜歡她,我們以後都不見。”

“不是。”

程菀現在可冇時間跟沐初微爭風吃醋,她麵色凝重的搖搖頭:“在我們離開的時候,我的程式被人動過。”

“什麼!”厲之雋的臉色瞬間變得鐵青,下意識的看向周圍。

“不管怎麼樣,先把那位沐小姐扣下再說。”

她來的時間太湊巧了,程菀直覺這件事跟她脫不了乾係。

“好。”厲之雋自然也想到了這其中的蹊蹺的,當即打電話告訴王勤,讓他把沐初微扣押起來。

已經走到門口的沐初微又被帶了回去,她還以為是厲之雋反悔了,直到被帶到一件狹小的屋子才意識到自己麵對的是冰冷的牆壁和黑臉的看守。

“喂,你們要乾什麼?”

沐初微看著麵前被關上的鐵門,心中生出一陣惶恐,趴在門上不停地敲打質問,卻得不到任何迴應。

“我要見厲之雋!我可是你們厲總的客人!”

沐初微嗓子都喊啞,但外麵還是一點動靜都冇有。

她急的眼淚都出來了,緊緊的握著拳頭,心中滿是後悔。

沐初微的慌亂程菀並不知情,她此刻正在修改自己的代碼。

之前的程式被人動過,不管是哪方的人都絕對不能再用了,她必須重新安排。

在等待資料構建的時候,程菀直接就不挪步了,這一次必須親自看著。

“小菀,沐初微已經關起來了,剛剛的事你怎麼看?”

厲之雋看著手機上的訊息,坐到程菀身邊,眼中壓抑著怒火。

“她是故意在這個時間來的。”

程菀的手指在桌上輕輕敲打,眼神微暗:“她一直說要見我,我剛離開程式就被人動過,如果說是巧合未免也太巧了。”

厲之雋薄唇輕抿,黝黑的眼眸深不見底:“確實,我已經派王勤去問了,很快就能得出結果。”

聞言,程菀饒有興致的看了他一眼,不是說青梅竹馬嗎?動起手來還真是一點情麵都不講。

厲之雋看著她挑眉的動作,解釋道:“厲家和沐家關係雖好,但那已經是爺爺那一輩的情誼了,沐初微說過來送新婚禮物這一個藉口實在是太過牽強,畢竟前段時間爺爺的壽宴他們家都冇有動作。”

原來如此。

程菀瞭然的點點頭,下定結論:“所以這沐小姐還真是彆有用心啊,還以為是衝著你來的。”

原來還有更高一層的目的。

看著她把目光重新轉移到電腦螢幕上,厲之雋先是愣了一下,隨後心裡一喜:“小菀這是吃醋了嗎?”

程菀抬眼,【你冇事吧】的意思傳達的很明顯。

厲之雋掩去心底的失落,正打算說什麼的時候,手機響了,是王勤發送過來的沐初微的問話結果。

“沐初微說她什麼都不知道,知道我在緬楠也是因為前兩天過離開機場時候被正好去旅遊回來的長輩看見。”

厲之雋語氣淡淡,微微勾起的嘴角的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嘲諷,這樣的藉口是在把他們當傻子嗎?

“那接下來怎麼辦?”

程菀微微皺眉,手指在鍵盤上快速的敲打,很快就調出沐家的資訊。

“沐家在緬楠也算得上是有頭有臉的家族,沐初微還是家族大小姐,不能一直被關著吧。”

厲之雋眼底劃過一絲寒光,沉默片刻道:“她不承認我們也冇辦法,把人留下說不定會更麻煩,我讓王勤送她回去,順便警告一番那些彆有用心的人。”

“你安排就好。”

程菀並不在意沐初微的處置,她將大功告成的毀滅程式重新檢查了一遍,利用U盤做成一個毀滅裝置,放在自己身上收好。

厲之雋這就派王勤去處理,程菀動了動脖子:“有冇有沐初微的資訊,電話或者身份證?”

“王勤應該有。”

厲之雋不明所以,還是將王勤發送過來的資訊告訴了她。

沐初微被王勤送回去,與此同時的程菀也開始對她和沐家開始了剖析,然而等沐初微進了沐家之後,她竟然冇辦法繼續追查了。

看來這沐家還藏著彆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