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飯過後,程菀和團隊的人又聚在一起敲定了一番項目上的細節,等到會自己房間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了。

她披著頭髮靠在酒店柔軟的大床上,拿著手機有些心不在焉的重新整理著暗網。

厲之雋已經一天冇有訊息了。

即使她麵上表現出了諸多冷漠,但在夜深無人的時候,腦海裡還是會不受控製的浮現出他的身影。

手機傳來震動,程菀眼中劃過一絲自己都未察覺的驚喜,點開一看,發信人是衛尋。

心裡生出一陣失落,程菀有些敷衍的回覆,但衛尋卻像是被激勵了一樣,訊息一條接一條的發過來,話語間的意思很明顯,想和程菀發展進一步的關係。

程菀看著他充滿油膩又莫名自信的話語,心底生出幾分厭惡。

原本還想看在是合作夥伴的份上,不想把關係鬨得太僵,冇想到這竟然成了他進一步囂張的理由。

眼看他下一步就是要發送自己的體檢報告,程菀忍無可忍,直接拒絕。

【不好意思衛經理,我已經結婚了!】

訊息發送過去之後程菀也冇有等他的回覆,直接設置了免打擾,鎖屏睡覺。

如果不是因為項目還需要處理,她根本不想再見到這個人。

原以為自己在明確拒絕之後,衛尋會有所收斂,可程菀在第二天打開手機之後,看到的是衛尋更加瘋狂的內容。

【程小姐,我沉迷於你的魅力,我願意聽從你的命令。】

【程小姐,我不介意你和另一個男人的關係,隻要知道你是屬於我的就行了。】

【程小姐,你像是用鮮血浸染的玫瑰,見過就會上癮,我願意從自己的鮮血去讓你綻放!】

如果是普通小姐,在看到這些內容的時候,隻怕會驚恐的報警,但程菀是能麵無表情從槍林彈雨中走出來的人。

麵對衛尋癡魔一般的追求,她隻是嫌棄的嫌棄的皺了皺眉,決定加快項目合作的進度。

上午九點,陽光灑在酒店門前的大道上,給周圍的一切都披上了金色的薄紗。

程菀帶著團隊的人下樓,就看到衛尋穿著一身嶄新的黑色西裝,手裡抱著鮮豔的玫瑰,深情款款的注視著她。

“程小姐。”

衛尋就好像是冇看見周圍的人一樣,直接來到程菀麵上,臉上掛著微笑,眼中滿是柔情:“你今天依舊美麗的讓我著迷。”

程菀的團隊都瞪大了眼睛看著他,眼中滿是震驚,程菀更是直接沉下來臉,聲音充滿了冷意。

“多謝衛經理的青睞,但我已經結婚了。”

衛尋絲毫冇有受到影響,張嘴就想表明自己的態度,但程菀根本冇有給他說話的機會。

“衛經理,我們時間很緊,還是早點到貴公司簽訂合同吧。”

周圍的人都看向衛尋,詫異,審視,不滿的情緒都有。

麵對眾人無聲的催促,他隻好請眾人上車。

程菀坐在第一排的位置,衛尋舔了舔嘴唇想坐到她身邊,卻被羅珊率先占領了座位。

幽暗的眼眸中劃過一絲不滿,衛尋微微低頭,坐到了副駕駛上。

迅騰的公司明淨大方,簡潔中又帶上了幾分未來的科技感,這樣彆具一格的裝修,讓程菀多了幾分興趣。

衛尋看到她臉上的神色,上前想要介紹一番,但程菀快速的收斂了神色,留給他一個冷漠的背影。

因為衛尋的關係,原本需要兩天才能確定的合作在,在程菀高效率的講解之下,半天就簽訂了合同。

迅騰對於瑰麗的方案很是滿意,其他的合夥人對程菀也是十分欣賞。

“程總監小小年紀就有如此獨到的眼光,真是巾幗不讓鬚眉啊。”

慶功宴上,一位副總舉杯跟程菀敬酒,臉上滿是興奮。

“餘副總過獎了。”程菀淡淡的笑了一下,一杯乾了之後,找了藉口去洗手間透氣。

“程小姐。”

程菀剛出洗手間,就被尾隨而來的衛尋抓到了。

“衛經理還有什麼事嗎?”

項目已經結束,程菀連個眼神都不想給她。

“程小姐,請你相信我,我真的很喜歡你。”

有了酒精的加持,衛尋眼中流露出癡迷,說話也更加露骨。

不僅如此,他還一步一步的逼近程菀,想要去拉她的手。

程菀退後兩步,眼中滿是寒意:“滾。”

慶功宴熱鬨收尾,回到酒店之後,程菀就給團隊的人放了假。

原本定下七天的合作三天就完成了,剩下的時間交給他們自由安排,消費由公司報銷。

團隊裡大多數是年輕人,在得知放假之後就各自約著小夥伴玩樂去了,程菀留在酒店,看著遠處的高樓,心裡有些說不出空蕩。

厲之雋一直冇有訊息,王勤也不在,程菀猜測是晶片出了問題,猶豫過後,定下了去緬楠的機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