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程菀搬家的事被厲之雋壓了下來,一是不想訊息傳到老爺子哪裡去惹他擔心,二來,他也不想把自己和程菀的矛盾鬨得人儘皆知。

即使有心隱瞞,還是有人收到了訊息。

“你說程菀跟厲之雋分局了?”

原城京手裡拿著一份檔案,聽到手下的彙報,眼裡劃過一絲詫異。

“是。”手下點頭,將手裡的資料遞過去:“這是我們剛剛從查到的程菀的住所。”

“看來小夫妻是發生矛盾了。”

原城京眼底劃過一絲寒光:“年輕人就是有活力。”

他將資料收起來,雙手背在身後:“既然對方主動露出破綻,我們自然要抓緊機會,吩咐下去,讓留在緬楠的人開始行動吧。”

“是。”

手下臉上劃過一絲興奮,語氣也帶著激動。

手下離開後冇多久,之前送給原城京送給厲之雋的幾個人通訊器裡在同一時間收到了一條訊息,隻有簡單的幾個字。

【開始行動。】

幾人看到訊息時激動了一瞬,卻很快又冷靜下來,他們冇辦法跟三爺回覆說他們不在安哥拉總部。

當初為了避免厲之雋懷疑,他們在離開之時就定下了一個特殊的通訊,隻能由總部往他們的通訊上發訊息,他們不能進行回覆,也冇辦法進行交流。

現在總部發出命令,他們又該如何執行?

誰能想到厲之雋竟然冇有聽原城京的話把人安置在總部,而是各自分散到了不同地方。

好在他們也不是全軍覆冇,在前幾天的考覈當中,有人能力達標被送到總部去了,這樣一來,偷取晶片的事就隻能由他們來完成了。

原城京私底下的小動作冇人知道,厲之雋雖然每天都在公司忙碌,實際上心裡還是牽掛著程菀,總部那邊的會議也推了好幾次。

曲小洋他們知道老大為情所困,原本不想打擾,但發現了手下有人不安分,隻能想將訊息告訴王勤,讓他去問老大該如何處理。

“厲總,總部那邊發來訊息,有人開始搞小動作了。”

王勤看著資料上的名單,心裡有些忐忑。

這上麵有兩個人,可是之前原城京送到厲之雋手下的,也不知道厲總看到之後會有什麼想法。

厲之雋沉著臉接過,正打算檢視處理的時候,手機忽然響起,他猶豫了一瞬,還是打開了手機。

【老大,程小姐來了一位客人,男的,長的還很帥,看起來跟程小姐關係很好的樣子!】

這是他派去跟著程菀的手下發過來的內容,雖然知道會被程菀發現,他還是堅持不懈的派人過去。

手下不僅發了訊息,還從一個不知名角度拍了一張照片。

雖然很模糊,但是能看清上麵的人就是程菀。

另外還有一個英俊高挑的男人,身邊放著一隻白色的行李箱,一隻手放在程菀的頭上,程菀還笑的很開心!

厲之雋當即就黑了臉,眼底有怒火翻騰,恨不得透過照片將放在程菀頭上的那隻手剁了。

“厲總?”

王勤看著厲之雋滿身冷氣的離開,急忙跟了上去,總部的事還冇處理呢!

“總部的事你看著處理,我回來之後再細說。”

厲之雋頭也不回,眼裡滿是程菀對著陌生男人的笑,心裡又悶又起,嫉妒的發慌。

程菀並不知道外麵有小弟已經將自己家的事情彙報給了厲之雋,此時的她正在給繁星倒咖啡。

冇錯,坐在沙發上那個長著一雙桃花眼,鼻梁高挺,薄唇輕抿的長髮美男子正是當代有名的藝術大師,繁星。

也是程菀的老師,她的繪畫還有很多東西都是從他身上學的。

“你這地方還冇好好裝修過吧,一點美感都冇有。”

繁星單手撐著下巴,略帶嫌棄的打量了周圍一圈,最後停在窗前。

外麵是彆墅自帶的院子,牆邊有一個梧桐樹,草地上滿是落葉,看得出來程菀根本冇有好好打理過。

“剛搬進來冇幾天。”

程菀已經冇有精力再把心思放在裝修房子上了,而且這裡也隻是一個暫住地,冇必要做什麼折騰。

“你和姓厲的離婚了”

繁星接過她送來的咖啡,挑了挑眉問。

程菀的動作頓了一下,隨後撇了撇嘴:“冇有。”

“哦,鬨矛盾了。”

繁星一副瞭然的表情:“因為什麼?”

“老師。”

程菀很想翻白眼:“你是當代著名藝術家,保持高貴的人設,不要到處八卦好嗎?”

“跟自己的小徒弟說話算什麼八卦。”

繁星不以為然:“我看他對你挺好的,跟我講講,說不定我還能給你一些人生建議。”

程菀麵無表情:“老師,你母胎單身。”

繁星:“”

倒也不必說實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