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心裡的欲妄因為這個念頭的出現不斷加深,顧園園看著和男人打的不可開交的程菀,將手機收回了口袋,轉身離開。

離開那條街冇多久,她就遇到了葉吟章派過來幫忙的人,幾個年輕人站在她對麵的街上,年紀稍大的一個來到顧園園麵前,禮貌的問。

“這位小姐,請問翡雲小區三棟居民樓怎麼走?”

三棟居民樓?

顧園園回想了一下,這不就是剛剛看到程菀的地方嗎?這些人是來找程菀的?他們之間是什麼關係?

“你們是什麼人?”

顧園園微微眯著眼睛,要先搞清楚這些人對程菀的態度,如果是敵人的話,她不介意帶路,但如果是彆的

“咳,我們是來找人的,你有看到一個身高一米六七左右,長的很漂亮的姑娘嗎?”

男人形容來了一下程菀的外貌,語氣中不免流露出幾分急切。

顧園園咬了咬下唇,看來這些人是程菀的幫手了。

既然如此。

她抬手指了相反的方向:“三棟在那邊,我之前看見那個姑娘往那邊走了,好像還有另外一個男人。”

就是他們了,男人跟顧園園道謝,立刻帶著剩下的年輕人過去,一定不能讓內鬼跑了!

正在和周奕苟搏鬥的程菀並不知道顧園園的所在所為,她捂著肩膀的傷口,心裡有些焦急,半個小時早就過去了,組織的人為什麼還冇到?

“怎麼樣小野貓?還有力氣嗎?”

周奕苟的呼吸也亂了,他喘著粗氣看著麵前的程菀,毫不掩飾對她的殺意。

“你一定會死。”

程菀握緊拳頭,胸膛上下起伏,眼中滿是堅定。

“小野貓,我說過,太過自信不是一件好事。”

周奕苟握緊了手中的匕首,嘴上說著囂張的話,實際上隻有他自己知道,他得體力也不剩多少了。

程菀如今的實力,讓他刮目相看。

“周奕苟,你一定要死!”

程菀忽然加快速度來到他麵前,在他還冇有反應過來之前,一個肘擊打在他的鼻子上。

周奕苟隻覺得眼前一陣血氣模糊,下意識的想捂住眼睛。

程菀趁機奪下他的匕首,進攻更加猛烈。

周奕苟不知道她哪來的力氣,低低的咒罵了一聲,抬手防備。

“隊長,這邊是十三棟,不是三棟!”

正在趕路的Z組織成員在無意間轉頭的時候,看到了一個快遞點上的標識,立刻就交出了眾人。

“什麼!”

為首的男人來到他身邊,看到那一塊藍色的牌子之後直接變了臉色。

“那個女人騙了我們,快回去!”

幾個人用最快的速度往回跑,在憤怒的同時,也希望程菀能多堅持一下。

程菀身上多了好幾處傷口,最嚴重的一處在左手手臂上,深可見骨。

周奕苟不愧是在下水道活了幾十年的人,在程菀奪走了他的匕首之後,又從鞋子裡拿出了一把三棱刀。

在程菀把匕首插入他肩膀的時候,非但冇有抽離,反而往前讓匕首插得更深,以此得到接近程菀的機會,將三棱刀插入程菀的手臂。

“小野貓,你這是要跟我同歸於儘嗎?”

周奕苟大口大口喘著粗氣,眼中多了幾分煩躁。

“我不會跟你這樣的人換命。”

程菀一腳把他踹開,眼中滿是寒意:“你不配!”

等組織上的人趕到的時候,周奕苟倒在地上陷入了昏迷,程菀臉色蒼白的站在一邊,地上流淌著不知道是誰的血。

“S!你冇事吧?”

為首的男人快步上前扶住程菀,臉上帶著歉意:“對不起,我們來晚了。”

“冇事。”

程菀虛弱的笑了笑,眼裡劃過一絲流光。

她打敗了周奕苟,破除了跟隨自己十餘年的心理陰影,今天是個值得慶祝的日子。

“蛟蛇跟我一起先送S去醫院,其他人把內鬼帶回組織。”

男人快速的做出了決定,程菀有些失血過多,在確認周奕苟被拷上之後,放心的暈了過去。

厲之雋在送走了前來參加會議的領導之後,第一時間就是給程菀發訊息。

那邊冇有回覆,他擔心程菀的情況,猶豫了一下還是打了電話過去。

得到的確實程菀為了抓捕內鬼受傷正在手術的訊息。

厲之雋讓王勤留下處理公司的事,自己去了醫院。

手術還在繼續,厲之雋看著亮著紅燈的【手術中】三個字,臉色陰沉的可怕。

“你就是厲先生吧,你好,我是Z組織的晨馬。”

男人來到厲之雋麵前做了簡單的介紹,兩人互相認識之後,晨馬說起了程菀的情況。

厲之雋沉默的聽著,眼中的寒意一點點加深。

說到底還是他來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