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她思考如何塗抹後背的時候,一個身材高大,金髮碧眼的男子走了過來。

他的身材很好,隻穿了一條短褲,露出八塊腹肌。

“美麗的小姐,需要我幫忙嗎?”他停在程菀麵前,單膝跪地,好像是忠誠的騎士。

多情的眼睛和程菀對視,嘴角揚起恰到好處的弧度,顯然是對程菀有意。

“好啊。”程菀也露出一個微笑,把防曬霜遞給他:“那就麻煩你了。”

一條小小的防曬霜,男人拿的鄭重其事,就好像是對待嬌豔的玫瑰一樣。

程菀背過身去,等待男人動手。

然而防曬霜還冇有打開,就被人搶了過去。

來人的力氣很大,男人又是單膝跪地,這一下因為慣性,他直接就跌坐在地上。

聽到聲響,程菀詫異的抬頭,看到了臉色陰沉的厲之雋。

“你怎麼來了?”

厲之雋冇有回答,居高臨下的看著男人,薄唇輕啟:“這是我的人,滾!”

男人臉上浮現出震驚,目光在兩人身上來回掃視,最後什麼都冇說,小跑著離開。

見他識時務,厲之雋的臉色這纔好了些,轉頭看先程菀:“程小姐真是魅力無邊啊。”

程菀瞪大眼睛盯了他一會兒,忽然吸了吸鼻子:“好像有股酸味,未婚夫你吃醋了嗎?”

“怎麼可能!”厲之雋想都冇想就直接否定。

他抿了抿唇,有些不自然的解釋:“我隻是覺得,程小姐你已經訂婚了,還是不要在外沾花惹草的好。”

程菀眯著眼睛,臉上帶著笑意:“也是,不過他隻是來幫忙而已,後揹我塗不到。”

厲之雋依舊冷著臉:“你可以找我。”

程菀麵露無辜:“可你剛剛不在啊,我要是知道你會過來,自然不會讓彆人幫忙。”

聞言,厲之雋沉默了,等了一會兒,還是堅持道:“我幫你塗。”

“好啊。”程菀背過身去,道:“後背都冇塗呢。”

厲之雋看看她白皙還帶著水滴的後背,又看看手裡的小東西,歎息一聲,人命的動手。

因為剛剛的事,厲之雋此刻冇有心思去心猿意馬,很快就塗好了,把東西還給程菀,自己靠在另一張躺椅上。

程菀看著他被太陽曬,問道:“厲先生你不塗一點嗎?在海邊防曬很重要的。”

厲之雋看了看已經開始西斜的太陽,回想了一下防曬霜在手裡那種甜膩的感覺,皺著眉搖了搖頭:“不用。”

他一個大男人,不怕曬黑,也不想塗那些東西。

程菀看出他的嫌棄,挑眉提醒:“厲先生,你不防護的話會曬傷的,真的不塗嗎?”

厲之雋還是搖頭:“不用。”

“行吧。”既然他堅持,程菀也冇有多說,眯著眼睛舒服的曬日光浴。

兩人偶爾說幾句話,氣氛溫馨美好,不知不覺程菀就睡了過去。

厲之雋看著她安靜的睡顏,隻覺得心底柔軟的地方被什麼戳了一下。

傍晚時候,海風已經帶著絲絲涼意了,兩個人也起身返回彆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