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淡定點。彆大呼小叫的。”顧夜寒一副從容的樣子:“你們是我顧夜寒的兒子,取得這麼一點小小的成績,有什麼好得意的。”

顧夜寒的模樣,實在是太過鎮定。

唐卓一看,也自覺地板起了小臉。

不錯,他以後可是要做大事業的人,可不能這麼咋咋呼呼的。

唐卓已經開始自我反省,以後,他一定要用更高的目標要求自己,一定要......

就在這個時候。

唐昭跑過去就看了一眼顧夜寒的手機螢幕,他不由大呼小叫起來:“爸爸,你還裝!你手機還搜尋著我們遊戲呢,你肯定偷偷在嘚瑟。畢竟,你有我們這樣出色的兒子,實在是想嘚瑟都難。”

唐卓恍然,不由也用一種你騙小孩的眼神看著顧夜寒。

顧夜寒:“......”

他淡定地收起了手機:“我隻是隨便看一看。但是,你們也得記住了,你們年紀還小,這點成就不算什麼,以後要戒驕戒躁,爭取......”

顧夜寒還想擺一擺父親的譜。

“走走走,爸爸,我們早上去晨跑,找叔叔伯伯們炫耀一圈。”唐昭已經拉著他站了起來。

顧夜寒板著一張臉:“炫耀?這有什麼好炫耀的。成何體統。”

過了一會。

“老袁啊。今天天氣不錯。”

“對,天氣是不錯,所以......”

“所以,你怎麼知道我那兩個孩子鼓搗出來的遊戲,竟然下載量破了新遊戲的記錄?”

“???”

“這也就是一點小成就,你可不要誇這兩個孩子了。他們以後,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呢。”

老袁:“......”

他什麼都冇有說好不好!

不過!

這麼丁點大的兩個孩子,竟然能自己做遊戲了?

老袁不由驚訝地看了一眼兩個孩子。

唐卓一副雲淡風輕的老成模樣,唐昭則是恨不得把尾巴給高高翹起來。

老袁看見這兩個孩子,倒是真的起了些羨慕的心思,“顧總,你這兩個孩子,確實是厲害啊。”

“一般一般了。對了,你兒子幾歲了?我想想,二十多了?咋回事,怎麼冇聽見過他的訊息。老袁啊,孩子要是做出了什麼成就,你也不要藏著掖著。”顧夜寒說道。

顧夜寒一口老袁,十分老氣橫秋的樣子。

老袁:“......”

很好。

他現在就回去,揍自己的紈絝兒子一頓。

頓時他跑步都不跑了,匆匆就溜了。

“走,下一個。”顧夜寒冷靜地說道。

唐卓看了他一眼:“父親,戒驕戒躁?不要炫耀?”

顧夜寒笑了笑,十分認真地說道:“這話,是對你們兩個說的。你們以後的成就,難道就止步於此了?對於你們來說,這當然隻是一個小小的起點,並冇有什麼好驕傲的。”

“但是。以一個父親的身份,我為你們感到驕傲。”

顧夜寒溫聲說道:“很多人遇到喜事,不肯宣揚,這是為什麼?是因為他們擔心以後會被打臉。但是我不一樣,你們兩個現在就已經這麼棒,以後,難道還能讓我被打臉嗎?”

“當然不會。”兩個寶貝齊刷刷地說道。

“所以。我繼續去炫耀去了。”顧夜寒說著,朝著前方揮了揮手:“張總......”

唐卓和唐昭,不由對視了一眼。

良久,唐昭小聲說道:“哥,爸爸為了能夠嘚瑟,可真是什麼話都說地出來。”

唐卓點了點頭:“習慣就好。畢竟是我們的爸爸,多多擔待一點吧。”

兩人十分老成地齊齊歎了一口氣。

炫耀了一整圈,顧夜寒才帶著兩個寶貝,神清氣爽地回了家。

另一邊。

老袁回了家,衝上樓,就把被窩裡的小袁給拎了出來,指桑罵槐,懟了好一通。

小袁硬是被懟的清醒了過來。

被罵了好一頓,他才反應過來,這是因為唐卓和唐昭做的那個遊戲。

這個遊戲,小袁自己都領了一個邀請碼,第一時間玩了起來。

隻是,他不知道,這遊戲,竟然全程是兩個孩子弄出來的,這一會,也有些一愣一愣的。

“唐卓和唐昭,這才幾歲?”小袁忍不住問道:“這遊戲從策劃到程式,都是他們兩個自己弄的?這不可能吧。”

“有什麼不可能的。”老袁氣不打一出來,“人家是天才,天才知道嗎?”

要是其他孩子,那的確是不太可能。

但是,因為顧夜寒尤其喜愛炫耀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