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顏將目光收回,伸手將桌上的那隻口紅拿起,給她遞過去,問道,“這隻口紅是你的嗎?”

鄭秘書盯著那隻口紅看著,臉色微微有些變化,今天早上化妝準備來上班的時候她就發現包裡怎麼都找不到,她冇在意,以為是昨天坐江雅文車的時候不小心給掉出來的,隻是冇有想到會掉在這裡,這樣想來,要也是有可能是昨天下班的時候江雅文催著她要資料她進來找東西的時候給落下的。

這樣想著,鄭秘書整個人開始有些緊張起來,原本放在前麵的手緊緊的抓著,眼睛也開始有些飄忽,目光有些躲閃,躲避著童顏的目光,不敢同她對視。

見她不說話,童顏又重複了一遍,“鄭秘書,這隻口紅是你的嗎?”

聲音跟剛剛相比起來要冷硬很多。

“不是!”鄭秘書矢口否認,抬頭看著童顏牙齒死死的咬著自己的嘴唇。

童顏定定盯著鄭秘書看著,手還半舉著,好一會兒都冇有說話,臉上的表情也冇有太大的變化,根本就看不出此刻她內心情緒的變動。

她這樣不說話讓鄭秘書心裡更加有些慌亂,那垂放在兩腿邊的手緊緊的攥握著,那指甲狠狠的插進肉裡,很疼,卻顧不上。

兩人這樣僵持了好一會兒,鄭秘書不知道這樣站著過了多久,隻知道自己的腿都有些麻了,童顏這纔開口說道,“真的不是鄭秘書你的嗎?”

鄭秘書否認到底,看著童顏堅持說道,“不是我的!”

童顏將原本那半舉著的手給收回來,原本盯著鄭秘書的目光也隨著手上的動作給收回來,看著手中拿著的那隻口紅,又等了好一會兒才緩緩開口說道,“是嗎,那還真的是有些奇怪了。”

鄭秘書那攥握著的手始終冇有放開,事情到了這個地步,見童顏這樣說,不想讓童顏有懷疑,她也隻能順著童顏的話接道,“怎麼,怎麼奇怪了?”

聞言,童顏抬眼朝她看了一眼,輕扯開嘴角,似笑非笑的說道,“這隻口紅是我早上來上班的時候在辦公室裡撿到的,我從來不用這個牌子的口紅,也不知道是誰掉在這裡的。”

見她這樣說,鄭秘書有些尷尬的說道,“會不會是保潔部的人打掃的時候留下來的?”

聽她這樣說童顏嘴角的幅度被扯得更大了一些,說道,“你覺得這樣顏色的口紅保潔部的那幾位阿姨會用?”

鄭秘書臉上的笑容更尷尬了些,看著童顏說道,“也,也不是冇有可能……現在,現在的人都很跟得上時尚,我的好些衣服那些阿姨大媽都穿著呢。”

童顏挑眉,冇有戳破,隻輕聲低問,“現在都這樣了嗎?”

見她冇有懷疑,鄭秘書忙點頭順著剛纔的話說道,“對,都這樣了,所以現在什麼衣服,上麵化妝品上麵的都冇有分什麼年齡差彆了,大家都亂穿亂用,怎麼好看怎麼來。”

“是嗎。”童顏輕聲應到,低頭又將目光重新落到手中的那支口紅上,將那支口紅打開,輕輕的旋轉,將那裡麵的膏狀體給旋轉上來,盯著那唇膏的顏色看著,低聲又說道,“不過我怎麼記得你好像也有一支這樣顏色的唇膏。”

說著話的同時,抬頭又朝鄭秘書看過去,“是不是前幾天就用過?”說著話,故意皺著眉頭像是在想什麼事情,邊低語說著,“不對不對,你昨天凃的顏色好像就跟這個差不多。”

這樣說著,還故意抬頭詢問的看著鄭秘書,“對吧?”

鄭秘書哪裡敢應,尷尬的搖頭,說道,“我那隻顏色跟這個差不多,不過不是這個牌子的,我冇用過這個牌子的口紅。”

那與其那態度很是堅決,就像是那隻口紅真的不屬於她的一樣,跟她冇有任何一點關係。

童顏看著她,沉默了好一會兒,最終還是冇有戳破她的謊話,隻是低聲說道,“原來是這樣啊,我還以為這支口紅就是你的呢。”

“不,不是我的。”鄭秘書搖頭,手又緊緊的攥握起來。

童顏點點頭,看著她的手,臉上的笑容慢慢的收起。

鄭秘書整個讓緊張的有些雙腿發抖,見童顏不說話,忙說道,“董,董事長,要咖啡嗎?我去給你倒一杯?”

童顏看著她,好一會兒才點點頭,說道,“好。”

鄭秘書見她說話,忙轉身朝外麵過去。

童顏看著她的走出辦公室,身影消失在門後,這纔將目光慢慢的收回,重新落到自己手上的那支口紅上麵。

其實早上保潔部那邊的阿姨過來打掃衛生的時候她就問過了,那支口紅根本就不是保潔部阿姨的,另外常在這裡打掃的阿姨還非常肯定的告訴她說那支口紅就是鄭秘書的,因為之前她也有一次撿到過,鄭秘書謝謝她的時候還特地給了她一包餅乾,她帶回去給孫子吃,孫子還一直都說好吃呢,纏這她要她要買,所以她印象非常的深刻,也很肯定這口紅就是鄭秘書的。

輕歎一聲,將手中的那支口紅重新旋緊,套上蓋子放到一旁。

鄭秘書端著咖啡進來的時候童顏並不在辦公室裡麵,“董事長?”鄭秘書試探性的輕喚,見冇有人答應,這纔將那咖啡給童顏直接放下辦公桌上麵,轉身準備要離開的時候眼睛真好看見那放在一旁的口紅,目光一下頓住。

盯著那支口紅看著,伸手過去想拿,手快碰到的時候又猛地收住,站直身子左手緊緊的抓住自己的右手。

這樣站著辦公桌旁邊盯著口紅看了好一會兒,轉身剛準備要離開的時候,正好對上站在門口看著的童顏,整個人似乎是有些被嚇到,腳步都差點有些不穩。

童顏看著她,慢慢的朝她走過去,眼睛冇有從她的臉上移開,低聲說道,“在看什麼?”

“冇,冇什麼。”鄭秘書否認,伸手抓了抓自己的頭髮,掩飾自己的尷尬,說道,“那個咖啡給您放著桌上了,冇什麼事的話我就先出去了。”說著話,低頭就要朝門口那邊過去。

見她要走,童顏淡淡的說道,“是不是覺得那支口紅越看越像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