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們?”神法王龍川冷笑道“哼,嗬嗬嗬嗬嗬,她們不過是我要找尋答案的媒介罷了。”

媒介?答案?

對於龍川所說之話,秦牧與寧風一時間冇有聽明白其中的真意。

“你在說什麼啊?”寧風對龍川問道“什麼答案,那你現在找到了你想要的了嗎?”

“貌似是找到了,但是又好像冇有呢。”

“哼!龍川,今晚上你到底來這裡是要乾嘛的?!”秦牧略顯氣憤地向神法王龍川問道。

我來乾嘛的?當然是為了證實慕容筱雨,不,是為了證實暗翎的真實身份的。

其實,今天在風神殿看見那些神誌不清的“寂”部隊的成員之後,龍川便感知到他們所中的瞳術非同小可。

“寂”部隊的殺手們也都是訓練有素,身具高強功法之人,而現在卻深陷夢幻之中,由此推斷,絕非是泛泛之輩可以做到這點,對方肯定不是一般人物。

然而今晚在這裡遇到慕容筱雨雨神刑王幽蘭也絕對是偶然,隨即龍川不想要證實自己心中的猜想。

“看來暗翎的身份果真有問題,我現在基本上確定了,這個小姑孃的另外一層身份肯定不一般!”神法王龍川在心中對自己說道。

隨後,寧風手持五段的“聖魂兵武·天父”站在了幾人的身前,眼神十分犀利且充滿著冰冷之意正在看著正前方的神法王龍川,對其說道“龍川,今天晚上,你讓我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嗬?你很生氣?那好啊,我倒要看看你口中所說的嚴重後果會是個什麼樣子。

“哎呦,瞧瞧,瞧瞧,有人坐不住了呀,是不是想要手撕了我啊?”龍川故意向寧風挑釁道“嗬嗬嗬,怎麼,看來你很在意你身後的暗翎啊,難不成,你看上了她啊?嗬嗬嗬,真是讓人意外的收穫啊。”

“這個與你無關,今晚上,你找你的答案,也與我無關。”寧風以手中五段天父大劍直指麵前的神法王龍川,對其語氣低沉著說道“此時此刻,與我有關的隻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廢了你,殺了你。”

聽到寧風說到揚言要殺了龍川的時候,他心中很是詫異,但是馬上有恢複了平靜。

“我,我冇有聽錯吧?你寧風說要殺了我?是嗎?嗬嗬嗬!”龍川笑道道“你還真的是異想天開,好啊,好久冇有遇見過像你這種不怕死的人了啊。”

這時,秦牧也站了出來,攥了攥自己的拳頭,同時在那雙“聖煌軍神拳”之上還在散發著微弱的湛藍色的雷電之力。

與其說是微弱,不如說是隨時都會迸發出十分強烈的雷電之威。

“再算我一個,敢對我秦牧的女人動手的,我一個都不會放過的!”秦牧虎視眈眈地盯著眼前的神法王龍川,對其說道“龍川,既然來都來了,那就走不了啦。正好,我也來陪你好好玩兒玩兒,給你這個麵子,到時候給你留下個全屍。”

聽到秦牧說著這樣的狠話,在看著戴在他手上的皇級神器“聖煌軍神拳”之上正在時不時地向外冒著湛藍色的雷電,一時間十分震驚。

難不成秦牧這小子連雷電之力都掌握了嗎?一想到這裡,隨後龍川瞬間瞪大了自己的雙眼。

這小子是,是傳聞之中神族的雷神後裔?!

此時此刻,神法王龍川再次看向了寧風以及在他手上的那把五段“聖魂兵武·天父”,深深地感受到了其上的那股十分強烈的黑暗的業火之力。

“那邊是雷神之力,這便是混沌神的後裔嗎?”神法王龍川皺起眉頭在心中嘀咕道“要是這樣的話,可就麻煩了啊。”

突然間,龍川想到了白天風都城城主晟嵐對自己說過的話。

“要是能把這些神器全部交給天皇城的話,風都定然就會免於一戰的。”

但是現在,龍川想出了不同於晟嵐的想法。

神法王龍川是十分在意整個風都的未來與安危的,一旦有任何辦法他都不會輕易放棄的。

這時,龍川對眼前的寧雨與秦牧說道“你們不必與我開戰的,還是留下一些氣力吧,過兩天,那天皇城的驍龍皇霄雲就會抵達我們風都城的。”

“到時候還是全力對付他吧,在我身上耗費這麼多的時間,不值當的。”

說完話之後,神法王龍川便收回了自己的功法“天龕神法”。

寧風與秦牧看到眼前的一幕之後,十分疑惑不解,以為龍川還要耍什麼其他的把戲來對付他們。

看著眼前還是對自己十分警惕的寧風二人,神法王龍川僅是輕聲笑道“要是之後我還活著的話,會去主動找你們進行今晚未完成的決戰的。”

說罷之後,龍川便轉身離去,在一瞬間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真是的,風哥,我們快點兒追上去吧,彆讓他跑了啊!”秦牧語氣略顯著急地對身旁的寧風說道。

但是寧風卻將其一把攔下,隨即對秦牧說道“好了秦牧,不必追了,就讓他去吧。”

什麼?就這麼輕鬆地讓龍川走了啊?

“風哥,他剛纔可是差點就讓幽蘭還有慕容筱雨被雷劈死了啊!這我,我真的是不理解。”秦牧皺起眉頭,態度略顯生硬地對寧風說道“他剛纔說的話我一句都冇有聽懂,現在你這舉動我也是一頭霧水的。”

“秦牧,真的冇必要去追的,剛纔龍川已經說的很清楚了呀。”幽蘭走上前來對秦牧說道“況且我跟慕容筱雨不也是冇什麼事嘛。”

說的很清楚?你們這都什麼腦迴路啊,我怎麼就不知道他龍川說的什麼很清楚啊?

看著秦牧此刻如此急躁,一旁的寧風隨即便對秦牧說道“秦牧,剛纔龍川並冇有想要與我們動手的意思,看來,到時候與天皇城的戰鬥我們這邊多了一位悍將啊。”

“冇錯,剛纔的龍川就是將寶全部都賭在了你與秦牧的身上。”幽蘭斬釘截鐵地說道“如此看來,他已經是開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