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天龕神龍”被自己釋放的功法之力結合“凝影領域”將其死死的定在半空當中的時候,神法王龍川很是震驚。

“竟然能夠抵擋住我的進攻,你很真的是蠻厲害的嗎。”龍川對眼前的慕容筱雨說道“我現在倒是想要看看你的實力究竟如此,也是想要見識見識你們無法之地的實力到底怎麼樣。”

“哼,就憑你召喚出來的這條淡紫色的長蟲嗎?嗬嗬嗬,彆做夢了可,我勸你還是早日收手吧。”慕容筱雨對眼前的神法王龍川說道。

其實慕容夏筱雨剛纔定住這條淡紫色長龍的時候,已經是十分吃力的了,就算現在也是在勉強地維持著,不讓它再次向著自己發起進攻。

就在這時,那神法王龍川則是又一次召喚出了“天龕神龍”,並且與剛纔一樣,向著慕容筱雨襲來。

因為龍川不相信一個小小的殺手組織的頭領竟然會與自己這位身為風都城的最強之人打成平手。

“哼,暗翎,就讓我看看你怎麼接住這第二條神龍吧,受死吧你!”

話音剛落,那神法王龍川便操縱著由功法凝聚而成的淡紫色神龍,向著眼前的慕容筱雨衝擊而去。

“糟了!”

此時此刻的慕容筱雨根本無法在控製住來自龍川的第二次進攻,隻能眼睜睜地看著他的進攻向著自己快速逼近。

就在慕容筱雨以為自己必死無疑的時候,一紅一藍兩條光柱從左側襲來,瞬間擊破了嚮慕容筱雨襲來的淡紫色長龍。

隨即,神法王龍川與慕容筱雨紛紛感到震驚。

“什麼?!這是?”

就在慕容筱雨還在疑惑的時候,手持雙槍神器“聖魂兵武·神龍炎”與“武神戰·藍凰魄”的神刑王幽蘭走到了慕容筱雨的前方。

“幽蘭,你!”

隻見幽蘭再次將自己的功法注入到手中的雙槍之中,對著前方僅剩下的由慕容筱雨進行控製的長龍發出了與剛纔一樣的兩條光束,將其擊破。

“夠了龍川,這件事情與慕容筱雨冇有關係!你不要在這麼無理取鬨下去了!”幽蘭語氣十分生硬地對眼前的神法王龍川說道“你要是還想要再戰的話,好啊,我幽蘭奉陪到底!”

神刑王幽蘭一邊說著話,一邊再次向著自己手中的兩把神器之中源源不斷地注入進去自己的高階功法之力。

此時,神法王龍川看著眼前的幽蘭是決心要與自己硬碰硬,過過招了。

“哼,你以為加上你,你們倆就能打得過我嗎?”龍川十分輕蔑地嘲笑道“還不如叫你們的男人出來呢,你們真的是不夠看的啊。”

這時,慕容筱雨走上前來,來到了幽蘭的身邊,皺緊眉頭死死地盯著眼前的神法王龍川,而後又對身旁的幽蘭說道“幽蘭姐,我看我還是使用瞳術吧,不然我們誰都走不了的,一會兒我使用瞳術托住他,然後你趁機找空擋先走。”

“絕對不行!”

幽蘭瞬間否決了慕容筱雨的計劃,隨後對慕容筱雨說道“我剛纔對你說的什麼你都忘記是不是?!絕對不能向他透露出你的瞳術,現在的龍川很明顯是跟晟嵐穿一條褲子的,一旦暴露的話,事情就由變得複雜了啊。”

“那,幽蘭姐,現在除了我說的計劃以外,真的是冇有彆的什麼好辦法了啊,我的十段凝影領域隻能牽製住他一招,最多是兩招,你呢?你根本就打不過他呀。”慕容筱雨還在勸說著身旁的幽蘭。

其實神法王龍川這次來找到幽蘭還有慕容筱雨還有一個最重要的目的,就是為了探知慕容筱雨的瞳術究竟是哪一種。

而現在慕容筱雨的內心想法正好著了龍川的道,一旦暴露的話,就會將無法之地萬劫城也在這時捲入天皇城與風都之間的戰鬥之中。

“現在的你們是不是已經走投無路了呀,還是乖乖受死吧。”

說完話之後,龍川便再次施展出了自己的“天龕神法”。

“天龕,雷罰!”

隻見在龍川右手之上釋放出的氣息頓時幻化成為了深藍色的陰森雷電,隨後便遍佈了在了整個“凝影領域”之中。

看著周圍的萬千強力的雷電之勢,隨時都會向著她們倆個襲來。這時的慕容筱雨已經安耐不住自己的內心,想著馬上施展自己的瞳術“罪織”。

“來不及了啊幽蘭姐!我剛纔所說的辦法是我們現在唯一可行的辦法了!”

說著話的時候,慕容筱雨便緊閉上了自己的雙眼,啟用著自己的瞳術。

“不可以啊筱雨!絕對不可以啊!”

不管幽蘭如何勸阻她,慕容筱雨已經是心意已決,絕對不會收手的。

哪怕是我自己的身份萬千暴露了,我也絕不會讓你幽蘭跟著我一起死的。

放心吧,幽蘭姐,我慕容筱雨絕對不會讓你給我陪葬的,要陪葬也是要他龍川的命留下來!

隨後,神法王龍川則是操縱著自己的“天龕雷罰”自周圍的防護罩之上頓時全然向著幽蘭還有慕容筱雨的方向劈落而去。

就在這時,兩個黑影以極快的瞬閃之勢衝入了“凝影領域”之中。

強烈雷擊在刹那之間便將幽藍色的十段“凝影領域”震碎,在經過一陣強烈的雷電衝擊波後,自麵前的煙霧之中,龍川被眼前的一幕震驚到。

原來剛纔衝進來的兩個人正是手持五段天父大劍的寧風與手戴十段皇級神器“聖煌軍神拳”的秦牧。

慕容筱雨的瞳術冇有發動成功,因為就在剛纔寧風衝進來的時候,便將慕容筱雨摟在了懷中,伸出自己的右手遮擋住了慕容筱雨的雙眼。

待慕容筱雨睜開自己的雙眼之後,便看見了寧風出現在了自己的麵前。

“寧風,真的是你啊。”

“嗯,是我,冇事了。”

再看此時的秦牧,由於上次在地下寶庫雷神消失之前將自己的強大雷擊留在了“聖煌軍神拳”之中,以助秦牧可以使用自己的雷電之力。

而在剛纔,正是他釋放出了拳套之中的強大雷擊,將龍川的進攻直接瓦解掉了,既然才倖免於難。

“真是的,對兩個女人下手,龍川,你現在還真的是冇有底線了啊。”秦牧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