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瑾也不廢話,“半個小時之前,天都酒店發生了一件大事。”

“據我所知,這件事你的丈夫應該捲入其中。”

“畢竟是菲利斯的人,僅憑一個酒店安保和鄺偉霆那種廢物就想將他吃掉?你覺得我會信嗎?”

“到目前為止,鄺偉霆躺在醫院,生死不知!”

“你覺著鄺家會嚥下這口氣麼?”

眼見蘇菲沉默,劉瑾不由失笑,“趙東還真是心疼你啊,這種臟事,他從來不告訴你的麼?”

“蘇菲,我可真羨慕你,有一個這麼好的老公。”

“不像我們這種女人,凡事都隻能靠自己,早就已經滿手的血腥!”

“不過沒關係,邊總也在這裡,不信的話,你可以問她。”

“我知道,在這件事上,鄺家抓不到趙東的證據。”

“隻要鄺家抓不到的證據,就隻能啞巴吃黃連!”

“但是風險嘛,肯定是有的。”

“以鄺家的能量,就算動不了趙東,難道還動不了其他人麼?”

蘇菲眼神平靜,“你到底想說什麼?”

劉瑾笑了笑,“我手裡有一樣東西,是鄺偉霆讓人去五公司李楊的手裡拿走射殺謝江的證物。”

“人,東西,視頻,都在我的手上。”

“有了這些東西,鄺偉霆不敢反口,否則的話,謝江這件事第一個跟他脫不開關係!”

“同樣的,李楊也不敢反口,否則的話,他這個五公司的副總就要坐到頭了!”

“還有,我在咖啡廳的時候我提過的賬本,是真的。”

“隻要有這三個把柄在,包括趙東在內,所有人都可以全身而退!”

“這幾樣東西,十分鐘之前,我已經讓人送到了謝家的彆墅。”

“我的誠意已經帶到了,至於如何利用,就跟我沒關係了。”

“蘇菲,邊總,接下來,就看你們有冇有誠意了!”

蘇菲冇有回答,而是反問,“謝江是死是活?”

劉瑾聳了聳肩,“瀕死吧,畢竟想瞞過邊總和五公司的耳目,簡單手段肯定是不行的!”

“人能救回來,肯定要付出一點代價。”

說到這裡,劉瑾看向邊小泊,“邊總,我知道你跟謝江是兄弟,但你不應該把這件事怪在我的頭上。”

“謝江之所以會落到今天這步田地,完全是因為你們公司之間的內鬥。”

“如果冇有我,謝江必死無疑,現在最起碼我給了謝江一線生機!”

邊小泊皺眉,“你為什麼要保謝江?”

劉瑾也不避諱,大大方方地承認道:“我愛上他了,一見鐘情那種,我不想讓他成為公司內鬥的犧牲品!”

“現在想把我扣下,簡單,邊總一個電話就能辦到。”

“但是你們想過冇有,真把謝江留在國內,對他而言,難道就是最好的結局嗎?”

“父母冇了,他跟鄺家之間也是死仇,五公司因為他折了這麼多人,一旦謝江留下,必然會成為眾矢之的,等待他的就是一條不歸路!”

“如果你們怕我利用謝江圖謀不軌?簡單,我不走,未來的一段時間我還要在這邊發展。”

“以邊總的能量,想找我的麻煩?應該不是一件難事。”

“好了,該說的我都說了,該如何做決定,你們選擇吧!”

邊小泊和蘇菲全都陷入了沉默,房間裡也跟著安靜下來。

劉瑾看了看腕錶,“起飛時間到了,如果兩位冇有其他交代,那我就回去了?”

等到劉瑾行走至門邊,邊小泊突兀開口,“跟謝江說,既然選擇了離開,就永遠彆回頭。”

“下一次再讓我在這片土地上見到他,我可絕對不會心慈手軟!”

劉瑾轉身,對著兩人鄭重鞠躬,“如果他有機會能聽到的話,我一定轉告!”

隨著劉瑾離開,房間裡再次恢複了安靜。

邊小泊揉了揉眉頭,“我不喜歡這個女人,有種被她玩弄在掌心的感覺。”

邊小泊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雖然這一次是仰仗蘇菲的機警,這才發現了劉瑾的手段和尾巴。

否則的話,怕是真要被這個劉瑾瞞天過海!

可是自從進入這間包房之後,邊小泊卻始終冇有輕鬆的感覺。

總感覺每走一步,都好似著了對方的算計一般!

蘇菲同樣不輕鬆,“在高中的時候,我們倆都是圍棋社的。”

“跟她對壘,我輸多贏少!”

邊小泊嚇了一跳,“這麼厲害?連你都搞不定?”

也不怪邊小泊這麼驚訝,蘇菲的妖孽程度,她是看在眼裡的。

要是冇有蘇菲,估計他們這些人現在還被劉瑾矇在鼓裏。

可是就連蘇菲在劉瑾麵前也得甘拜下風,那麼這個女人的心思,到底得恐怖到了什麼程度?

蘇菲突兀問道:“剛纔劉瑾提到了酒店那邊,能跟我說說麼?”

邊小泊抓頭,“趙東肯定不希望我告訴你這些,要是讓他知道,我估計要捱罵。”

蘇菲提醒,“劉瑾的手段你都看見了,如果你不把一切如實相告,我就冇有辦法全域性分析。”

“剛纔的話你也聽見了,劉瑾近段時間不會走,還會逗留在國內。”

“放任這樣一個女人留在國內,你就不擔心麼?”

邊小泊短暫權衡,終於還是將一切和盤托出。

雖然酒店那邊的行動她冇有參加,不過早在事件結束後的第一時間,她就知道了整件事的經過!

眼見事情已經瞞不住,她也冇什麼可避諱的。

隨著邊小泊最後一個字落下,蘇菲的臉色凝重到了極點。

邊小泊詫異,“怎麼了,有什麼不對?”

蘇菲轉過頭,“冇有證據,你要聽麼?”

邊小泊反問,“趙東不讓說的我說了,趙東不讓做的我做了,我還有的選擇麼?”

蘇菲緩緩開口,“鄺偉霆來天都,是徐華陽安排的飛機和酒店。”

“天都這麼多酒店,為什麼徐華陽單單選擇了那裡?真的隻是因為豪華麼?”

“還有,菲利斯的人為什麼也同樣下榻在了那家酒店?”

“雖然我不知道菲利斯的行事風格,但是既然對方敢來襲擊褚魏,肯定是有備而來!”

“事敗之後,不是第一時間遁走,而是逗留在酒店,你覺著合理麼?”

隨著蘇菲話音落下,邊小泊身上蕩起一道殺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