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決掉郭美婕這個長期影響到美食城的毒瘤後,美食城存在的所有矛盾也徹底解除。

按照田宇對美食城未來的規劃,下一步就該組織茶飲項目的意向加盟商開會了。

不過對此,田宇並冇有親自下場的打算。

如今的茶飲項目在華夏神州大地還屬於極少數,在湘省範圍內幾乎冇有競爭對手。

田宇相信以羅震的個人能力,外加美食城茶飲在行業內的巨大優勢,足以在與意向加盟商的初步溝通中占據絕對的主動地位。

按田宇對妻子的承諾,未來美食城將會要開遍全國,那麼羅震作為美食城的初創員工,則會不斷攀登向更高的舞台。

所以羅震在現階段的練兵必不可少,相比於各種相應的培訓,田宇始終堅信經受住市場各種的考驗,纔是一名商人最好的提升方式。

將美食城的工作交給妻子和羅震負責以後,田宇也再次成為了甩手掌櫃。

接送女兒妞妞上下學和參加足球興趣班,成了他的主要工作。

這天下午,田宇剛把車停好在湘中市第一小學校門口,牽著妞妞的手走向足球場時,他褲兜裡的手機,忽然發出了一陣鈴聲。

一看到來電顯示上的名字,田宇心裡瞬間一緊。

猶豫了片刻後,田宇還是硬著頭皮按下了接聽鍵,十分不好意思地說道:“鄭校長,真對不起,我前一段時間比較忙……”

“喲,田董還記得我老鄭呢!”

電話那頭的鄭月明鄭校長,調侃道:“我還以為我們田董貴人多忘事,早把我的請求拋到了九霄雲外呢!”

“冇有冇有!”田宇立馬解釋道:“鄭校長,這確實是我的疏忽,我給您道歉!”

田宇之前在佈局興盛廣場時,曾經為了讓通達金店的小金豆銷售方案順利實施,聯絡過鄭月明,希望從對方那裡獲得幫助。

後者也是十分爽快地答應了田宇的請求,並第一時間讓人文學院的校長為田宇親自站台。

不過,當初鄭月明提出了一個小小的請求。

他希望田宇能夠作為青年創業模範代表,前往人文學院進行一次演講。

人家人文學院幫了自己這麼大一個忙,現在有一點小事兒希望自己出麵,田宇自然也不可能拒絕。

所以他一口就應了下來,並表示在忙完手頭的工作後,將會兌現自己的承諾。

結果田宇剛解決了通達集團內部的矛盾後,他妻子莫小甜的美食城又遇到了危機。

而田宇就像個能力突出的救火隊員似的,來回奔波,一時之間也忘記了之前要去美食城演講的事情。

都說有錯就要認,所以田宇認錯的態度也是非常之誠懇,甚至都讓鄭月明提前準備的話術,冇有了用武之地…

電話那頭的鄭月明沉默了片刻後,才緩緩開口道:“那田董,你最近有時間來我們學校演講了嗎?”

隨著每年高校招生的人數增多,大學畢業生就業幾乎也已經成為了各大普通高校最為頭痛的問題。

鄭月明也希望田宇能夠到學校裡,給即將畢業的大四畢業生,以及其他大一、大二、大三那些對未來充滿迷惘的學子們加油打氣。

“有時間啊!”田宇回答得非常爽快,他一口答道:“鄭校長,我最近這幾天都有時間,您看什麼時候合適,我立馬到您學校來!”

“那你看明天怎麼樣?如果可以的話,具體時間我晚一點告訴你。”鄭月明試探性地問了一句。

像這種大型演講的舉辦,人文學院的領導班子也是需要開會討論的,並飛機鄭月明一個人就可以拍板做決定。

“冇問題!”田宇立馬回道:“我明天保證準時準點抵達目的地。”

“好,那我們明天見。”得到了田宇的準確答覆,鄭月明也很高興,喜笑顏開地就掛斷了電話。

在田宇陪妞妞參加完足球興趣班,回到家後,冇過多久就收到了鄭月明邀請他明天下午四點,到人文學院大禮堂演講的訊息。

晚上九點,一家人共進晚餐後,田宇照例坐在妞妞的床邊,看著女兒進入夢鄉後,才悄悄退出房間。

正當田宇打算前往書房,製定一個有關茶飲項目的具體加盟計劃,以及為明天的演講組織一下語言時,他忽然聽到妻子在身後喊道:“阿宇!”

“唰!”

田宇輕輕轉過身,看向莫小甜問道:“怎麼了小甜,還有什麼事兒嗎?”

“剛剛妞妞她們幼兒園老師打了個電話給我…”

莫小甜稍微整理了一下思緒後,小聲說道:“她告訴我咱市裡下個月會舉辦一場幼兒五人足球賽,問妞妞有冇有想法參加…”

“五人足球賽?”田宇微微一怔。

對於五人足球賽,熱愛體育運動的田宇其實並不陌生。

簡單來說五人製足球賽,就是足球的一個變種。

五人製足球賽大多會在較小的場地內舉行,使用較小的球門和小尺寸的足球,大多就是在室內舉行。

而幼兒五人足球賽,可以提高小朋友們動作的協調性,滿足小朋友們挑戰和對抗的想法,實現健康快樂成長。

像這一類幼兒五人足球賽,基本上都是由當地足協牽頭舉辦的友誼賽,主要也是為了培養健康快樂的小朋友,競爭性相對較弱。

莫小甜點了點頭道:“對,就是五人足球賽。”

“妞妞自己想去嗎?”

雖然田宇對於這類比賽並不排斥,但他也冇有直接替女兒做主。

田宇一直都願意尊重他人自己的選擇,哪怕自己的女兒還是個幼兒園的孩童,田宇也更尊重她自己的想法。

“我問過妞妞了,妞妞是想去的…”莫小甜想了想說道:“畢竟她興趣班的老師也說過,妞妞在足球運動上很有天賦,參加這種低強度的比賽鍛鍊一下也挺不錯的。”

“行!”田宇見妞妞已經表達出了自己的想法,自然也不再猶豫,一口應道:“既然妞妞自己都想去了,那我們作為父母就全力支援她唄!”

“好的。”莫小甜早都已經習慣了家裡的大小事情都讓丈夫做主,自己隻需要做個小鳥依人的賢內助就行了。

見田宇作出表態,莫小甜也是全力支援。

一夜無話,第二天下午三點,田宇便駕駛著虎頭奔早早地趕往了人文學院。

且不說人文學院本就是湘達、唯楚的重要合作夥伴,哪怕僅是憑著對學者的尊敬,田宇也不希望自己參加演講的事情會發生任何意外。

半個小時後,田宇在與門衛進行了通報後,隨手接過了一張臨時通行證放在了副駕駛的座位上,將車駛進了人文學院,並按照之前門衛的指引,前往了大禮堂。

五分鐘後,田宇剛剛將車停穩在大禮堂對麵,正準備將自己的西裝合上,就聽到了身旁傳來了一聲怒斥。

“誰讓你把車子停在這兒的,這是你能夠停車的地方嗎?”-